第二十三话

周末就是要睡到天大亮也不起床,中岛小警察一直都是如此计划的。要问为什么,除了日常的巡逻工作确实有点累人,天天躲着没事乱抽风的情人也是很累很累的。

事情还要追溯到头一天。

“我可爱的小裕翔~什么时候找咱爸咱妈谈谈咱们的婚事呀?”中岛已经很小心很小心躲避小流氓的“围追堵截”了,可到最后还是败在自己执念的红茶上面。偷溜进常去的那家店去,找了店员小姐飞速地要了一杯红茶的同时,一张钞票飘来,一张人脸挡住了去处。

“你给我闭嘴!”一口红茶没憋住差点喷到山田脸上。

“可是闭嘴了裕翔你就听不到你亲爱的我的磁性的嗓音了啊~啊漂亮姐姐请给我来一杯焦糖咖啡~”磁性的嗓音干嘛发出婴儿音啊,卖萌真讨厌!

中岛更加焦躁,尽量忽视掉店员小姐勉强的微笑,用两指扯过山田的脸蛋就往外走去。“大中午的喝什么咖啡,你的胃不想要了么!”

“啊不要掐啦,人家的脸本来就很大了,裕翔你掐掐就更大了。”

“大了还不好,我倒觉得你脸大点更合适呢!”跟厚脸皮直接配套。不知不觉已经来到街上,避免被围观中岛无奈放了扯着山田脸蛋的手。还是继续喝红茶吧,不然脑子都要被吵得炸了。

“我昨天加班了呢,你就不能安静点啊。”哦哦果然正经的语气更管用,山田那边立马乖乖闭上了嘴巴不再胡扯八扯。只是很普通地接过中岛喝净的纸杯扔到垃圾桶里,转身垫脚在中岛的嘴巴上轻轻一CHU~中岛小哥当场石化。

“让我安静可以哟,可是裕翔要给我福利才可以~好啦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走了~,不过下次可不许再是我主动喽~”这句话,是贴着耳朵,相当色气地低语。

脸颊顿时好烫,中岛在原地干站了许久,又钻进那家店铺买了杯红茶仰头喝下。等再次钻出门来小流氓已经很乖地消失掉了。



那么喝太多红茶自然导致人体的生物钟出现不正常的状态,中岛两只大眼干瞪到了凌晨四点,好不容易翘着屁股睡着了。梦里出现的小怪兽一直追着他跑啊跑,跑啊跑的,最后实在是跑不动了就被小怪兽整个的扑倒在地上。小怪兽哼哧着大嘴一个劲儿地往中岛脸上凑,任他胡乱地拍打也不放弃。不知怎么地,凑近的脸显现出山田的样子,再之后中岛就被吓醒了。

肚子难得没有饿得咕咕响,听着动静家里人好像都不在。中岛晃悠了下脑袋加速思考,妹妹的话还是去M记打工,爸爸妈妈呢似乎是说过趁着周末超市大减价好好的填补一下家中的粮食存货。午饭之类的也就一并在外解决了。

好困呐……中岛忍不住打了哈欠,默默想那么干脆死睡到下午吧。

再次阖眼前,很兀突地门铃开始乱叫起来。

诶?中岛的脑子继续艰难地转动着,不记得周末家里有要来访的客人啊,而且谁家的客人这么没礼貌的门铃也不能这么一直乱按啊。

结果中岛小警察以狼狈姿态奔到门口,通过猫眼辨别了来人是谁后,就很后悔自己抬了屁股起了这个床。

还真能追到家里来啊!


***********************************************
中岛很居家地扎了洋葱头,拿着对方作为礼物带来的草莓去厨房做鲜榨的果汁。榨汁机一如既往地吵闹,中岛仍旧沉浸在自己的头痛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腰间多了一双手臂。

“哎呀!”吓死人了!

“亲爱的小裕翔,你反应好大……”

“你这是干嘛啊,松手啦!”

“不要,裕翔身上有家的味道哦,我好喜欢~让我抱抱嘛~”

“呃这个……”好像找不到合适的反驳的句子了。

“以后我们一起生活的时候,裕翔也这样子弄果汁给我喝好不好?”

“这个当然问题不大,就是……”

“我听底下的兄弟们说,厨房也是很有情趣的地方。不像浴室都是消毒水或者浴液的味道,如果增添一些家里食物的味道,裕翔你果然更加秀色可餐。凉介哥哥好想狠狠地咬你一口诶~”说完这些山田真的做出了很夸张的饥渴的表情来吓唬人。中岛觉得自己的神经一根一根地崩裂了,到山田说到最后一句终于忍无可忍而大暴走。

“……去你的凉介哥哥,给我滚出厨房!!!”



榨汁机好不容易停止了聒噪,中岛愣愣地望着不知不觉就榨好的一大杯草莓汁,犹豫取个杯子然后出了厨房就泼在山田脸上好了。深吸一口气决定无视任何山田色情地挑衅,一步跨进客厅却没见人影。

“人呢?凉介?凉介?”不会那么小气,走掉了吧。

“喂…喂…”鲜榨的果汁都不喝了嘛,鲜活的人都不吃了嘛。不得不承认,中岛他偶尔还是相当M的。

诶不对诶,大门还敞着,然后中岛妈妈先跨进来,满脸都是购物之后的满足表情。

东西不多嘛。

中岛盯着母亲大人手里空落落,紧接着父亲大人大包小包跨进了门。稍微舒了口气,这才是该有的状态。但是再接着,身上挂着更多口袋的是山田。吭哧吭哧满头大汗,看着了中岛得意到不行,“裕翔裕翔,我去帮爸爸妈妈拿东西了。”

“那也跟我讲一声啊,害得我一通找。”赶紧帮忙把东西一样样放好,中岛又找来自己的毛巾过遍温水,给山田擦干脸上的汗。

“我说了啊,可能厨房太吵了裕翔你没听到。而且也不能让爸爸妈妈等太久啊。”同样欠揍的表情倒也挺可爱的,中岛悄悄地对山田说:“别趁着我爸妈不注意嘴上占便宜。你以前都不喊叔叔阿姨的么。果汁给你榨好了,洗干净手去喝吧。”

“不着急,我还要帮爸爸妈妈做午饭呢。商场旁边的店人都满了,所以他们都是买了东西回家吃。”

“这样啊,那你也别给我捣乱了,乖乖去看电视我去帮忙就好。”

“哦……”

“果汁趁着新鲜喝!”

“哦……”

“不要和爸爸谈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哦……可是爸爸明明就很喜欢听我讲那些帮派间的斗争啊什么的,他要是问我怎么办?”装无辜还真成功呢,哪次不都是你拐弯抹角讲给父亲大的人啊,中岛裕翔翻了个白眼儿。

“那你还是给我回屋躺着吧,快点!”

“哦……”

*****************************************
饭桌上特意摆了山田的专用碗筷,中岛一家人很讲究饮食卫生,每个家庭成员都有自己的专用碗筷。山田因为过来的次数多了,中岛特意也给他配了一副。

“饭粒啦,你到底吃没吃过饭啊!”没多想中岛就去用手指抹掉山田嘴边的饭粒,而后觉得暧昧过度有点不合适赶紧把语气放硬,“多大的人了你!”

“我还小着呢,我还是个孩子。”

“孩子……”看着山田真诚的脸中岛已经无处吐槽。还是中岛爸爸听不下去了,“干咳两下帮忙开始了一个新的话题。“咳咳,说起来裕翔你也不小了,上学的时候还能见着有女孩子来找,怎么工作后就没见女朋友的影子了呢。”

“对呀对呀,有次和你搭班执勤的女孩子叫什么来的,我觉得看起来挺恬静的不错啊。”中岛妈妈也随声附和。

“上矢她根本就是个男人婆,有什么好不错的。而且人家年初早就结婚了,还是搜查科的一只大猩猩。”中岛叨叨咕咕的,顺手给山田夹了一筷子的菜。那家伙压根只吃肉不吃菜,这样很不健康诶。

“啊那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孩子啊现在可不少找。”中岛妈妈托腮惋惜。其实这个什么叫做上矢的“男人婆”小姐,山田也有见过啊。长相还算清秀,就是性子太暴躁。尤其对待街头上不怎么听话的混混张口就是“XXXX”。山田他们手底下的小弟,见到这女孩子绝对绕行十里。

不过他们两人为此也闹腾过一阵子,还不是因为中岛那组的组长偏要自认为聪明地撮合中岛和“男人婆”小姐,每每排班巡街都能分到一组。然后山田就不干了,趁着那位小姐揍流氓的空挡,伸手把中岛拉到角落里耍流氓去了。结果耍到一半被“男人婆”小姐看见,羞涩捂脸丢下一句“你们要幸福哟”就跑走。弄得中岛两个人都不敢看那女孩子的脸,因为自己实在是太丢脸了!!!

“诶老公知道么,咱们家楼下的成天家的二儿子,听说年底也要结婚了呢。”见这边行不通,中岛妈妈换了攻势,还偏要拉着中岛爸爸来配合。

“诶?是嘛?他二儿子跟咱们家裕翔同龄吧?”配合的好假。

中岛妈妈继续说:“没有,比裕翔还小一岁呢。不过真羡慕啊,成田家的老大结婚就算是早的,这二儿子也很争气。成田太太现在也是见人就抱怨说什么大的那个孙子的满月宴没多久,二儿子的订婚宴就办了,那语气那表情,哎……看着就忍不住生气。”

中岛爸爸也不闲着:“我看成田家和咱们家条件差不多,不如你找个机会问问婚宴的事情。反正咱们早晚也用的上,当然越早越好。”

中岛妈妈继续托腮,说:“哎可能么,我怎么一点苗头都看不出来呢?”

“……爸妈你们这都说什么呢,再不吃,菜就该凉了。”中岛忍不住打断父母的长吁短叹。理由很简单,他不喜欢这个话题,当然山田更不可能喜欢这个话题。之前母亲大人心血来潮还骗他去相了亲,好死不死在同一家店里碰见和有冈一块吃肉正欢的山田。那家伙的脸当场就冷的很难看。下一次见面,表面波澜不惊的,相处间却多了分距离。还是中岛一着急把山田扑到在床上,而后很快被反压一整宿才得以舒缓那股子紧张劲儿。尽管相爱着的恋人,又能怎样呢?是否谁的心中都有一丝犹豫,如果热恋的高潮退却后,仅剩的余温还能支撑多少时光?

现实的幸福,总抵不过现实的残酷。此刻的中岛就算是听着父母不经意地对谈,都如坐针毡。对着再好味道的饭菜也能瞬间没了食欲。

看到自己儿子有些过度的反应,中岛妈妈也紧跟着放下了玩笑的态度。

“裕翔,其实我和你爸爸并不是想催着你到结婚那种地步。现在我们真的不奢望,可是好歹你先交个女朋友让我们安心吧。邻里间有些风言风语的,弄得我们碰着熟人也会尴尬,连反驳的借口都找不到。”

“妈,你说什么风言风语?你们听到些什么了?”中岛仿佛误导了父母反常的重点,谈话持续到现在略微显得凝重了,以至于山田也停了筷子。

中岛妈妈故意避重就轻继续道:“裕翔,爸爸妈妈曾经向你保证过永远尊重你的选择。这句话以后一直到永远都是有效的,可我们希望你能打心底里的幸福着。你懂么?”

“我懂!”中岛猛点头,说:“所以爸妈,不管你们到底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请记住全部都不是真的!”

“我们当然相信的是你啊!所以就别再拒绝妈妈给你安排的相亲了,多认识几个女孩子有什么不好的?说不定这里面就藏着能和你一起走向未来的那个人呢~”

“妈,不会的…不可能了…”中岛无力晃动着脑袋。

“宝贝儿子,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啊?爸爸和妈妈知道你眼光高,没关系,我们慢慢找啊,总会找到的啊。”中岛妈妈看到自己孩子茫然的样子,似乎察觉到微妙的信息。可她不想这么就放弃,毕竟话已至此了。只不过,中岛的头越低越深,很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中岛妈妈和爸爸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都不知道如何继续。

“不是这样的…我不可能在相亲的女孩子里找到什么人…应该说在别的任何人里都不会找到…因为…因为……”理由简单的只有一句话,可这一句却哽住了中岛。屋内的气氛骤然干涩起来,此刻打破沉寂的竟是一直都游离在整个中岛家庭谈话的外人。

“因为裕翔他已经决定了那个和他一起走向未来的人。”山田缓缓起身,站到中岛身旁牵起他的手,朝向中岛的父母弯腰九十度深鞠一躬。再抬起头来,脸上洋溢出淡定的神采,继而确定道:“那个人,就是我。”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79-92b6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