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话
人!面!兽!心!

用来形容那个什么中岛裕翔的再合适不过了!

那个家伙竟然用“多多练习”这个蠢借口抱着自己啃了一次又一次的,最后到家真变成羊羔了。还会咩咩叫呢~

虽然都过去好几天,可是总感觉嘴巴肿肿的。想起来就摸一下,摸一下就大一圈。重复的动作做了那么多遍也不嫌烦= =说着,山田就又忍不住摸上自己的嘴唇,进入发呆状态。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啊,对于自己人气从来都是相当的自信。但是好歹习惯了女孩子的追求和骚扰啊,疯狂的也遇到过,可毕竟是…女孩子!

女孩子从来没有成为山田会困扰的问题过,因为女孩子们似乎都商量好了一样很乖巧不会提过分的要求不会为了他打来闹去也不会…在他不愿意的情况下做越界的事情。

KISS什么的,是家常便饭啊,但是被中岛那种人侵占过的嘴唇就是好别扭好别扭,吃饭都会变得别扭。

啊啊啊那个看着IQ很高的白痴,到底懂不懂在对他做什么啊!还说“喜欢”呢,“喜欢”不是简单随便能说的,如果真的有了说“喜欢”的对象,那就真要用一心一意来对待的那么一个人吧。

可是那个白痴说的那么轻巧,根本不可信!

“我说这几天没我看着你小子怎么变成痴呆了?喂喂回魂儿了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弱智弟弟来看我呢。”有冈嘴里吐槽也不闲着拿着山田刚给他削好的苹果噼里啪啦一顿乱啃。

山田只顾着收集怨气,然后把怨气痛快地转换到有冈身上。

“我说你啊胖球,这才住了几天我连你原来什么长相都忘了。直接把你遣送到动物园替野猪老弟值几天的班吧。以你的体型和样貌一定没有小朋友能发现得了的。”

“嗯?”山田的反常更是惹来有冈的兴趣,他眯起眼睛凑过去,调戏道:“你很不对劲哟,都魂飘什么呢给哥哥我从实招来。”

“走开走开,野生动物君!”山田不耐烦地挥开有冈贴近的脸,现在随便个谁对他做这点亲密的动作,都会让他冒鸡皮疙瘩的。

“哎呀好难过,弟弟嫌弃我了呢~难道是,恋爱啦?见色忘义啊见色忘义。”有冈背过身去捂脸抽泣。

山田一个手勺掌过去,对着龇牙咧嘴的有冈嘿嘿笑,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小爷我无时不刻都在恋爱,不可能被那种神经病白痴绊住我正常的人生的!”

没错!像中岛那种大少爷没脑子惯了,山田他可不能被牵着鼻子走。人生中还是有很美好的阳光、海滩、汽水和女孩子,不明人物就退散退散!!!撒盐退散!!!


“嗡嗡嗡嗡嗡~”感受到裤兜里手机的震动,山田挥散去脑子里奇怪的想法赶紧掏出来看。

是妈妈酱的mail,大概叫他看完了有冈早点回家。

“今天的晚饭是饺子哟~(心)(心)(心)”

最后三颗小桃心还一晃一晃的好耀眼,让山田嗅出意思不正常的味道。




按压着突突乱跳的太阳穴,好不容易折腾回家。在玄关处摆鞋子还恍惚着,进了门更深刻感受到满屋子的闪亮桃心在飞。

妹妹突然从背后冒出,直接挂在山田的脖子上晃来晃去。

“我•••我回来了•••”一家人笑盈盈其乐融融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嘛?出门前忘记翻日历了难道几天是个不得了的节日什么的?

“凉介快点把校服换掉,手也洗了去。妹妹去把果汁从冰箱里拿出来,我们可以开饭了。”妈妈端上来一盘饺子,金黄喷香的让人食指大动。山田被饺子勾去了三魂就懒得管家里这诡异的气愤了,回房间换衣服还听到父亲大人难得粘糯地朝着母亲大人撒娇:“亲爱的就让我喝一杯啤酒嘛~孩子们都有果汁喝啊~”“你也可以喝果汁啊,反正我买了很多~”“不是真的要喝啦~”“哦那就留给孩子们喝吧,你这么大人还跟孩子们抢甜水寒碜不寒碜…”“……”

“开动!”毫不客气地抢走妹妹看重的最大个的饺子,咬在嘴里山田就笑开了。只要有好吃的,就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可以忘掉。痛快消灭一盘饺子后,假装殷勤地给妹妹满上了果汁。

“我说,你们到底都高兴些什么呢。”也是,饭都吃了一半还噎着不说,不像母亲大人的风格啊。

倒是爸爸先拿起装着果汁的酒杯说:“我们一家人可得好好干一杯!”

“为了什么?”山田也学着举起杯子,意味不明地看着家人。

“当然是为了你爸爸我升职的事情啊!”父亲大人扩大了笑容,似乎也把山田感染了。恭喜的话没头没脑地说了一推,心里盘算着升职代表加薪,加薪的话,是不是能给自己添置点新玩意儿之类的。

“妹妹还好说,这个学期过去了就该毕业了。但就是凉介啊稍微麻烦了点,转学也不是件小事情呢。”母亲大人托着下巴,觉得有些为难地说。

“啊我干嘛要转学?”山田有些发愣。

“因为,我们要搬去大城市里住了啊。你爸爸我啊是到东京的总部去任职了哦~”父亲大人解释着。

“什么!你们怎么不跟我商量!”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种重大的变动,山田一下子僵住了脑袋里面都不能思考呢。还是被妹妹拍了几下回魂,之后就怒气冲冲地说:“我不会转学的,我在这里呆的好好的干嘛要转学!”

“可是,我们全家都要到东京了,怎么可能留下凉介你一个人呢。”山田妈妈赶紧哄着暴躁的小儿子。

“你们去是你们的事儿,我自己就是要留下来!不用你们照顾!”

“恐怕不行啊。”父亲大人摊手。

“怎么不行?”

“大城市的房价咱们付着还是有些吃力的,我们原本是想着把这里的房子长期出租或者直接变卖了。不然到了那边,钱就很难松快了。所以凉介就算留在这里,也是没有地方住的哦。爸爸妈妈可没有多余的钱给你租房子。”

“你们!”山田起身环顾了一圈,气的小脸通红的,“真是太过分了!!!”嚷嚷完这句干脆丢下饺子,直接把自己摔进了房间。没过半分钟又冲回来,端走剩下的大半盘子的饺子继续怒气冲冲。

“没想到凉介的反应会这么大。”这是山田妈妈。
“果然我做这个决定还是太唐突了吧,等他消气了我再和他好好谈谈吧。”这是山田爸爸。
“为什么我有点知道原因呢?”这是山田妹妹。
“呼噜呼噜呼噜呼噜~饺子真好吃你们干嘛不吃啊,我吃完了上班去了啊~”这是山田姐姐。

“啊爸爸妈妈真过分,这么大的事情不跟我商量就擅自决定了!”已经一盘饺子下肚的山田正在床上愉快地躺尸。吃得太多小肚皮都撑起来所以一点都不想动弹。忽然感到很无力,因为山田很清楚呢,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再怎么不乐意转学搬家都是没有意义的。事实摆在面前,再折腾下去只会被定义为无理取闹。况且,父亲大人说到底也是在给家里带来了福利。以父亲大人疼爱孩子的性格来讲,说不定…说不定他会去跟上级拒绝这个升职的机会也说不定。

算了,这是败给你们了。可是,不甘心呐,离开这里。还是很喜欢这个从出生就一直陪伴着成长的地方。

山田掰着手指头计算起其实自己的好朋友也并没有很多,除了有冈以外的,离开也不会多哆嗦两下的。这么想倒是安了心。女孩子方面嘛,以他这么优秀的颜走到哪里都该很混的开的。果然没有决定个女朋友,是明智的。分离的过程,肯定是会难过的。既然如此,等下就去和家人道个歉吧。刚才的反应实在过激,山田很想保持好宝宝的形象呢。吃得饱了,躺的也舒服,一点困意都无。自我安慰到最后却伤伤的。

心里空缺出了一个角落,始终无法释怀。

山田不是一个洒脱的人,也不想去做一个洒脱的人。他承认或多或少还是有放不下的部分,可越深想,越没有个头绪。歪过头,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的显示灯在闪。有Message来,从刚才的响动来看也不只一封。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愁了。

山田刚勉强阖上眼睛,手机猛地吵闹起来。来电号码未知,犹豫了下还是按了通话键。

“喂喂,哪位啊?”
“一直没有回邮件我只能给你拨个手机看看了。”
“诶?你是?”
“胜己同学,出了什么事吗?”
“人面兽心君!”
“啊?你说什么?”
“啊不不,我说中岛裕翔君……竟然是中岛裕翔君啊……那个……”
“对啦是我,所以说胜己同学你…还好吗?”

为什么是在这种时刻接到这么个怪人的电话,反而是有种轻松的感觉呢?不是亲友,不是家人,也不能算得上是同学。几天来把最恶毒的语言都用在此人的身上,可现在,这通意外的电话,能让自己说不出话来。

“胜己同学,你不会…在哭吧?鼻音很重哦~”对方的口吻是关心的。
“才没有呢,我在睡觉啦睡觉!!!”被戳中要点,有点不好意思呐。
“哈?这个时候睡觉啊,会长肉吧。”怎么立马换了副口气?
“你管我,我能长肉我自豪,你不懂现在女孩子都喜欢肉一点么。好亲好饱好摸的。”报复这件事,他山田也是做得出来的。
“要不要出来透口气?空气不错哟~”中岛这边无视了山田的报复。
“诶?”
“等我五分钟。”
“什么?”
“嘎叽——”
“= =”
说是五分钟,可还没等山田重新调整好情绪继续入眠,手机就又好死不死地闹腾起来。
“起司蛋糕和草莓奶昔,我相信都是胜己同学你感兴趣的吧。那么,快点下来,我在你家窗户下等你哦~”
飞身跑上阳台,真的看见笑容很真诚的中岛,一手提着个口袋,另外一只手放在耳边的样子明显是在讲手机。
“笨、笨蛋!”
“你又怎么了?你家阳台很暗诶我看不清你的脸啊胜己同学。”
“我干嘛要你看到啊!”
“又哭了?还是根本没有停下来呢?”
“都说了你是笨蛋了!”
“好吧-不过再不下来奶昔就要化掉了哦~”
“没办法的,我现在出不去门,和家里人……”
“那么轮到胜己同学你是笨蛋了,阳台这里可以顺着管道爬下来~”
“诶?”
“害怕?”
“诶……”
“放心吧,有我在……”
“……”
“有我在,会好好的保护你的……”
……
………
…………
“所以,放心地下来吧~”
“……好。”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76-f954f4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