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话

所谓再见,并不是一生不见。只是再次相见的太快,沉重的无法承受。

裕翔停滞在门口的位置,不敢再进一步,发出一丝响动。他连多看眼床上微微起伏的身形,都会心虚地撇开目光。眼神不敢聚焦,怕清楚了之后才发现这不过是幻象。
真实地心痛。
凉介,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应该不在这里。
玫瑰馨香萦绕着整个房间,大肆喧嚣着主人的存在。裕翔揉了揉发胀的双眼,结果湿了手尖。
“唔……”裕翔已经捂紧了嘴巴,那么发出这声响的,就是凉介。

瞬间放空,猛然回过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
不必想原由,也不用想,内心克制不再去玷污那抹纯真的笑容。凉介醒来后的表情,始终没有勇气面对。
拔腿就跑,踢翻了立在墙边竹制的花筒。惊得裕翔没敢回头,估摸如此小的动静是不会吵醒熟睡的人。迈步出去四五步才稍微收住步子。
与此同时,楼上房间里传出重物摔落的响声。仔细分辨,是跟裕翔一般地慌乱。没几秒钟,就又摔了一次。

“裕翔!”
他还是把凉介吵醒了。
“裕翔裕翔!”
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很熟地睡去。
“你回来啊!我现在跑不动的!”
跑不动是因为?身体还没有好么!

在思考前,脚就重新踏上台阶。一步两步三步,很快发现凉介也狼狈地冲出房间。棉布的白色短袖,不忘套了有着黑亮片儿的马甲;五分的淡蓝的牛仔裤很宽松,不知是否错觉,是比曾经记忆里要宽松一倍。光裸的手腕和脚腕都有戴饰物,尤其是那个手环,熟悉的扎眼。刘海也来不及拨开,挡着眼睛所以行进起来也会有些困难。尽管他的小脸一大半都被遮住了,但是裕翔看得出来,他的脸色很差。很白却没什么血色,生病中的迷离模样。心脏跳动的放慢一拍。
房间门口到楼梯,用不了几步。凉介冲得过猛,到了楼梯的边缘也不去考虑收起步子。咬着牙任身体就这样跌过去。

裕翔挺过身子前去把凉介抓到怀里,顺势侧坐靠在扶栏边。喘息顺了些,有些后怕地望了望楼下。想的要是两个人都这么滚下去,虽说是不长的楼梯,但摔胳膊断腿也是避免不了的。

惊魂未定之时,裕翔感觉到抱住自己的凉介的双手,搂得死死的。脑袋也埋在自己的胸口,肩膀颤抖着,可见也吓得不轻。心疼多于责备,开了口还是把语气放硬。

“你就那么想直接轱辘下去么!”想去把凉介的头摆正,可是那孩子却只知道往他怀里钻。摸上他的脸,一片凉。裕翔就知道,他错了他不该吼他的。

“呜呜,裕翔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跑了!”凉介使劲掐着裕翔的臂膀,明显的哭腔就兀自漾了出来,“我真的跑不动的,我追不上裕翔的。”

“凉介啊……我……”

“就像上一次,如果我能早几分钟醒过来,一定不会让裕翔你走掉的!如果我能不是那么不争气,不是那么虚伪,不是那么没用,裕翔就不会走掉了对不对。”凉介抬起脸,眼睛红通通,鼻头也是,哭得一塌糊涂还带着害怕的表情。

“我跟你道歉,你原谅我好不好!不要讨厌我,不要不想见到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裕翔?”末了,凉介咬住嘴唇,只是为了不再让自己哭得那么难看。本来就因为生病而一脸倦容的很难看了,然后哭得眼泪鼻涕一起的,就更不漂亮。

迟疑了很久,裕翔还没有做出任何回复。

“对不起,裕翔,真的对不起……”没有憋住,下一秒眼泪仍旧不受控制地往外冒,“呜呜呜呜…对不起裕翔…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好不好…裕翔……”

死死地,把凉介按在怀里,“嘘嘘……我都知道,我听你的不会走了,不会离开你了。”

“呜呜呜呜…那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乖,不哭啊,我怎么总是要把你弄哭呢。”

“呜呜呜呜…对不起…我停不下来……”

“不要跟我道歉了,这些话都是我该说的才对。可是我却连当面跟你说的勇气都没有。凉介乖,别哭了也不要道歉。听我说好不好?”裕翔捧起凉介的脸,吻上他的眼睛他的眉,他的脸颊他的鼻梁,把眼泪一滴一滴都舔舐干净。最后额头顶着额头,轻轻拍打凉介的后背给他顺气。

“裕翔?”凉介努力让自己哭肿的眼睛尽量睁得大些,朦胧中看裕翔的脸都有些变形。

“凉介,我的凉介。对不起……对不起,我做了那些混账事情却在你昏迷的时候逃走了……对不起,一开始就对不起,一开始我就该介入你的人生……这样就不会把你的人生搞得乱糟糟……就不会让你一次又一次流眼泪。你是男孩子啊,却总因为我哭泣。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我只是想让你幸福,才要接近你的;想让你幸福才喜欢上你的;想让你幸福才恬不知耻地爱上你的。在我以为你是我的亲生弟弟的时候,强迫地占有你的。我一直以让你幸福作为借口,却一次次把不幸带给你。我又该怎么办呢?

“裕翔你都走了进来…我的人生…那么就不该随随便便就走出去……”这么说着的凉介,歪了下脑袋,准确无误地把嘴唇凑过去,柔柔地印在了裕翔的唇上。大概真的是没有多少力气,简单地贴合,用最传统的方式感受来自于对方的温度。小心揪着裕翔的衣角,宛如初次亲吻般地紧张感一下子顺着脊梁骨蹿上来。而裕翔,也逐渐开始小力地回应,手这边也握上了凉介的。裕翔的手,骨感分明,可是很暖和。传递过来的,多了一份安心和宁静。

亲吻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带有魔法的吧,两个人的情绪慢慢沉淀下来,气息也变得顺畅平缓很多。静静地靠在一起,连彼此的心跳都可以准备捕捉到。从紊乱,到统一合拍,恍惚间融为一体般地和谐。

“地板还是很凉了,我抱你回房间。”裕翔在凉介的耳边轻声建议着。

看这边小力地点了头,一个蹲身直接用公主抱把凉介抱起。凉介两只手都搂着裕翔的脖子,显得有点害羞。稍微带了点男孩子的自尊心在里面,发出小小的抗议。

“别动哦,会掉下去的。”

“可是……”

“只有几步路嘛,凉介听话~”凉介自己都觉得,脸肯定是红了,可是好开心,这种亲昵的感觉跟以前没有两样。


回到房间里确实用不了几步路,所以当裕翔把凉介稳稳放平在床上,凉介的露出可惜的表情。但是床很软,被太阳晒得也很软,身体一旦陷进去就无暇去想别的了。再加上裕翔一个劲儿地抚摸他的额头说“我不会走的我不会离开凉介”,很快,眼睛阖上就没能再睁开。因为安心,也因为哭得太费体力,很快就睡着了。




安顿好凉介,裕翔轻手轻脚地来到楼下。发现这个时候的龟梨医生也醒了过来,不过脸有点臭地整理着衣服的领口。再找赤西,看到他角落里种蘑菇呢。

“医生……”裕翔知道,凉介的伤应该都是龟梨医生给看的,他想知道后来凉介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

“我是开车带着凉介来的,路程比较长而且我们都起的很早。所以刚进门,就都找个地方睡着了。”龟梨医生起身去倒了杯咖啡,抿了几口脸色才有所好转。

“医生您怎么会?”怎么会来到这里呢?巧合么?裕翔看了眼躲在一边的赤西,突然明白了些什么。所谓的在城市里的恋人?摇摇头,觉得过于不可思议了。

“我这边说起来就有点复杂了,不如接着说说凉介吧。裕翔你应该很关心吧,凉介的情况。”

“是,他今天看起来,不是很好。”

龟梨医生放下杯子,认真地说:“那天之后,就持续高烧。打过针退了烧,第二天也绝对会再次发起来。连续折腾了几天以后,才算有所好转。但是这孩子的身体,就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裕翔一惊,紧着问;“这话怎么说?”

“很简单,因为高烧过后,那孩子他醒了。”醒了?那就代表他发现裕翔不在的事情了。头一天问,中岛阿姨还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但很快,就被凉介发现了不对头。于是山田爸爸一狠心把事实说出来,包括裕翔的真实身份以及他出走的事情。多重的打击,导致这孩子又狠狠地晕了两天。前前后后加起来的日子,都是靠着营养水才能勉强撑下来。因为进食,就跟是被他遗忘了的过程一样。最糟糕的是,后面撕裂的伤口每日都要换几次的药。所以每换一次药,就唤醒了那段痛苦的回忆。那孩子表面上装作不在意,可掌心一次次地被自己的指尖刺破。

“那他现在?”

“因为愧疚,凉介都不知道该和你们的爸爸妈妈说些什么。只有每次我去帮他输液的时候,他才多讲两句话。”

“嗯。”

“他说的是请我帮他把你找回来……”

请帮我把裕翔找回家来,请他原谅我。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了哦,中岛君。”换了正式的口气,龟梨医生一字一句地说:“接下来该如何做,不是我这个外人可以插手的。但是中岛君,不管你要做哪种选择,都要好好的考虑清楚,不要再像上一次小孩子用事了。经历了这么多,你该长大了。”

抹掉未掉出眼眶的泪,裕翔点头,“您说得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这孩子啊,刚说完做事情要考虑清楚。呐你现在下来有一阵子了,凉介那孩子恐怕醒来不见你,又要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了。赶紧上去吧。午饭呢有这家伙忙活呢,你不用担心。”龟梨医生所谓的“这家伙”听到点了自己,很高兴地钻进了厨房。

其实,龟梨医生也是有魔法的吧。

裕翔暗自称奇,也嗅出了漂浮在空气中的微妙气场。

重新迈步上楼,心里面也有了最后的打算。

对凉介的疼爱,不会因为一次伤害就停止的。那么继续也是可以的吧,以兄弟的名义……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74-fdd1f1b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