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

逃跑逃跑逃跑,除了迈动双腿没有任何想法。
可是无论怎样努力地奔跑,前方还是无尽的黑暗没有尽头。
哥哥•••
是谁在背后呼喊?
下一秒,脚底一轻,整个人瞬间跌入了无底深渊。

连尖叫都来不及,猛然惊醒过来的裕翔,狠狠地喘着气。
被冷汗打湿了一身也浑然不觉,捂住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

“又是,梦么?”

暖色的光线逐渐有了实感,把不大的阁楼间照射的很朦胧。裕翔眯起眼睛辨认书桌上的钟表,心里喊着“糟糕了”便三两下跳下床。

果然,几乎是同时一阵狮吼顺着楼梯蹿了上来。

“死小子还在睡么?太阳都烧到你的屁股啦!还不赶紧给我下来!”

“嗨嗨我起啦我起啦,你好歹给我几分钟洗脸啊!大叔!”

好歹把自己收拾光洁,再抓起床头的破围裙马虎套上。“噔噔噔”地往楼下赶,还是在途中继续遭到狮吼。

“死小子再不下来你的早饭就被我吃光光了啊!”

真是的ORZ。

裕翔抽动着嘴角连回嘴的力气都没了,多大的人了还拿这么孩子气的借口出来。可是,在他急急忙忙跑到后厨的餐桌旁,那头“狮子”果真撕咬着自己那盘的面包片加火腿蛋。

“啊啊啊你这头猪!”顾不得别的伸手去抢,狮子“吧嗒吧嗒”两下子就把食物吞个干净。

好彪悍的吞咽能力= =裕翔暗暗膜拜。

又是“咕咚咕咚”随便两口,一大杯牛奶入肚,“狮子”拍拍肚子很是满足,“好,开工了!”完全无视裕翔怨念的眼神,开始准备这一天都要用的材料。

垂头丧气往椅子上一摊,肚子不受控制地大声叫唤。还好,餐桌上除了油腻腻的碗盘还有一杯牛奶在。那就只好把这杯奶当早餐了。

“诶?小仁仁又不等奶奶一起吃了啊。那小裕翔你多陪陪我吧。”身后的老人端着两个盘子,把其中一份放到裕翔面前,同样的面包火腿蛋,刚出锅的香气四溢。“这份才是小裕翔你的。来,吃吧。”

想起来,那头“狮子”的早餐通常都是两份更甚三份的,被耍了而已。

“谢谢奶奶。”裕翔立马起身搀扶老人入座,才享受起这份真正的属于自己的食物。




忙乎过了晨起的高峰期,裕翔扶着老人坐到道旁的长椅上。看那边“狮子”大叔上下的忙活着,从仓库里抗出来轮椅,又拿好钥匙去把他破旧的二手小汽车开过来。裕翔帮忙把老人扶上车,盖好小毯子在腿上,安顿好,之后站到一边就差挥个小手绢了。

“狮子”大叔扣上他晚年的棒球帽,甩个飞吻过来:“死小子这两个小时就麻烦你看店了,到我回来之前别出什么岔子啊。”

“知道啦每次都说一套话你烦不烦,赶紧带着奶奶去复诊吧!”

后座的老人把车窗放下来,抱歉地说:“总是要麻烦小裕翔呢,这次还是给小裕翔带马肉刺身回来吃吧~”

“喂!奶奶,我想吃烤肉你都不让诶,对那个死小子比你的亲孙子还好我会嫉妒嫉妒的!!!”那边的人不甘心的狮吼。

“小仁仁你的脑仁比松籽还小,怎么懂得嫉妒啊~”不管那边“狮子”的叫嚣,老人神秘地朝着裕翔一眨眼,“小裕翔最喜欢的草莓蛋糕,我也会带回来哦~”

“奶奶,都说了我不喜欢吃……”

老人笑呵呵地打断裕翔的辩解,挥挥手,车子便开动了。凝望着车驶往的方向,直到消失裕翔仍旧愣愣地没有动弹。

之所以会被误会喜欢吃那么可爱甜腻的东西,因为不管何时看到草莓蛋糕相关的宣传单也好,或者电视上的料理授业,裕翔总会不自觉停下手里的动作,以一种极其认真的态度去研究。每当他反应过来,继而会露出无措的表情来。没心眼的“狮子”大叔自然会嘲笑他少女情怀个没完没了,倒是细心地奶奶,有看出什么。

他中岛裕翔从来没喜欢过草莓,更别说草莓蛋糕,会在意是因为曾经最重要的那个人而已。那个,会视草莓为生命的孩子。

“凉介啊……”低沉唤出那个人的名字,都会变得胆怯了。

你现在,过得好不好。



裕翔是被好心人捡到了,一开始,他也不是那么心甘情愿地被捡到。


抱着永别的勇气离开好不容易寻求到的家,迷离地拖步到车站,持续着不可思议。那个本该溢满幸福与温暖的地方,是裕翔亲手毁掉的。

手掌间还留着他重要的人的温度一般,光是盯着空荡的车站就很无措。毕竟一个人决定流浪的第一步,并不那么容易迈出。贴身有一点现钱,背上的实在算得上空瘪的包里有几件单衣裤。算上银行卡里面的存款的话,短时期内是不用担心露宿街头,不过取款也好刷卡也好一旦使用了这张卡无疑或暴露自己的位置。既然决定远远地离开,就还是不要留下痕迹的离开更好吧。

浑噩地上了车摇晃了很久,又在随意中转的车站下车。站着,越过人群,眼光不知该扫到何处或者收回。

怎么办,凉介,只不过离开了几个小时而已我就好想你。

果然习惯了有一个家的存在后,再离开,背后是一片冰凉。


站得累了,膝盖有些酸软,顾及不上什么形象问题,很干脆扔下背包就蹲坐在地上。把自己拢起来,还是觉得冷。

想哭呢,却没有资格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喂小子,找不到妈妈了么?”




这句话现在回想起来还能让人打一阵的寒颤,太可怕了,用那么一张白痴的脸说出这么白痴的话也只有现在的房主才做的出来。

而且虽然表面上人畜无害的,但基本上这种人的内里都阴暗的不成。裕翔拍着脑袋不解,果然因为那个时候实在是太过伤心了所以根本没有心情去判断来者如何。

之后交流到这个问题,房主还是会像卡住鸡毛一样嚷嚷个不停:“你怎么可以用如此阴暗的想法来脑内我这么一个大好人!”

“大叔= =,你好烦啊!”

“我还很年轻,不是大叔啊大叔!”

“胡子拉碴的肯定有30多了,不是大叔是什么!”

“这是男人的风情你懂什么,再说我离到三十岁还有好几年呢!”

“真的好吵= =”

“你!=皿=!”

“走开走开我还要给你刷盘子呢,大叔!”

这个叫赤西仁的男人,除了打扮上偶尔老气些,其实裕翔能感觉他还是很年轻的。眼光里没有任何岁月的积淀反倒单纯地泛着幼稚的波光;头发很少看他打理,结果偶然看到电视竟然跟美国摇滚巨星一个样式的;衣着的品牌也不容小觑,虽然裕翔真心觉得和地摊货没有很大区别;最明显的是脑子,确实如奶奶所说脑仁大小也就那么一点点什么都不够装的。对于这男人来讲能开起这么一个海边小餐吧已属奇迹,听说他在东京有一个持续保持联系的恋人就更是奇迹了。

抱怨的话很多,但这男人确实是一个单纯的大好人。毅然决然收留了自己这个没任何用途的人,带他来到这么美丽的小岛来生活。换了一个环境,心情果然也会有些变动。难过和伤心还有余留,却也被这焕然一新的生活方式所吸引着。

在经营这个餐吧之外,赤西仁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工作要做,就是照顾她的奶奶。老人家也是心肠非常好的人,见到裕翔就很是喜欢,待他如亲孙子一般。当然“狮子”先生一边大吼大叫的时候,可以不计。



没有店主,视线范围之内也只是几个相熟的当地客人,裕翔慢悠悠从冰箱里拿出保鲜好的草莓,准备尝试做个有大颗草莓的饭后甜点。因为研究新的菜品,也莫名成了他的副业。还好店主说,可以加薪,那么与其闲的无聊不如做点有用的事情。要是不想承认是为了一个人而做这些努力也未免过于虚假,可是,不会有机会了吧,做给他吃。

捏起一个洗干净的草莓,放到嘴里试试味道。

好冰,也好甜,酸的味道也有,心里却很苦涩。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64-29dd5db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