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应对了,求婚的诺言,我写出来了写出来了~



二十一话、

我只是个拥有和这疤一样丑陋不堪过去的人,在我遇到爱情的那一天开始,便陷入是假意保持完美还是该将丑陋全盘托出的徘徊中……

“……嗯之后,我们兄弟就遇上了白,他好像肯替我们摆平这件事,不过唯一的条件就是……就是……裕翔啊你还在听么?”

均匀的小呼声自然回答了山田的这个问题,他侧过头去,发现中岛也不知道何时缓缓地进入睡眠。睡脸淡然地,很纯净,微皱的眉头有些刹风景。细看下,眼角也是湿湿的,怎么会在哭泣呢?山田用唇轻轻印上他的额头、眼睑、鼻尖以及中岛习惯性微翘的嘴唇。

“我讲的事情有这么无聊么,你竟然都能听的睡着了。”

大概,真的是累了吧。

“那就,下次有机会再继续吧。晚安喽~我可爱的裕翔~”

用手抚摸中岛的脸颊,而后径自凑到他的肩窝处找了个好的位置,手小心搂过他的腰间,也一起眠去了。





一夜好眠。

睡得不早,清醒的却很早。

山林里不比城市的喧嚣,但也有它自我独特热闹的方式。

比如,晨间的鸟鸣是比单调的闹铃要管用得多。

一群又一群不同颜色体态的小鸟,追逐、打闹,从这边的树尖嬉笑着飞到另一边,不知疲惫充满元气。

中岛睁开眼的第一感觉,是很舒爽的,不像在家里起床时候那割肉般的痛苦。微笑的展开很自然。

他回头,想叫“凉介不要懒床了”,结果看见那家伙也难得爬起来揉脸。表情仍旧有点臭臭的,中岛暗笑一声,催促他赶紧穿好衣服再一同站到帐篷外面好好地伸一个懒腰。

舒服~真是舒服极了~

“凉介,早上好哟~”必不可少的元气招呼。

“嗯,裕翔早上好~过来给爷亲一个~”同样元气的回复也似乎很不错呢。

不过啊,“呃= =,走开啦,去洗脸洗脸!”

“啊!嫌弃我!”黑脸。

“好烦!离我远点!”脸更黑。


两个人顺着小路来到河边,中岛用事先准备好的小桶打上来一桶水,加了少量的沉淀剂之后,两个人干干净净地洗完了脸。

因为是还未开发的景区,河水原本就很清透很少杂质。加过沉淀剂后,基本上就可以直接饮用。早上起来就喝个水饱也不太符合实际,清爽了之后,回到帐篷那里用头天剩下的一些食材简单煮了早饭。两个人吧唧吧唧吃的很高兴。

收拾完小小的营地,中岛相当的有满足。尤其是,指挥哼哧哼哧扛着大包小包的山田,这场景可不是经常能见的。

“放好了没啊,我们要出发了哟~”嚣张地坐在驾驶席,中岛隔着玻璃对还在后备箱忙忙碌碌的山田说道。

“好了好了,”山田拉开车门不满地看着占用自己位子的中岛,“去到后面坐去,今天继续我负责开车。”顺便趁着中岛往后爬行的空挡,用小肉手在他屁股上吃足了豆腐。

“你啊起得早还兴奋,早饭还吃的那么多,肯定过不了多久都要睡着的。要是困了就先拿后面的毯子把自己裹好,我可不会开车半路还停下来给你盖的!”山田扭回身,发动了车子。

中岛不服气地嘟嘟嘴,还是乖乖拿毯子盖好了腿部。那些话抛过来语气虽然不是很好,但句句都是暖到心里的关心,他就是想回个嘴也没有合适的句子。莫名又脸红了,就赶紧搭茬问道:“要回去了么?不过你这出去一晚上也真是够呛了,没准会被你哥哥抽死哈哈哈~”

“才不会,大酱知道我和你出去玩了,还很高兴呢~”

“嗯= =,真的吗?”

“那当然了,大酱多喜欢你啊,有时间我们三个再一起吃顿饭吧~你要是不习惯跟我回家的话,我们去外面找个好餐厅也可以。”另外补的那句话,有点小心翼翼的味道。

还是在意吧,曾经说过的那些话。中岛挠挠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由于自己的固执,似乎误会了他们这兄弟俩之间的事情。一开始见面,就对有冈大贵整个人就讨厌不起来,只是说碍于他们的关系会有些不自在。昨晚,听过他们兄弟曾经经历过那些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波折,中岛是彻底明白了,山田凉介是有冈大贵活在这世界上的唯一的理由。那么其实,在遇到自己以前,有冈大贵恐怕也是山田凉介愿意继续存活于世的理由。那份牵绊,不是外人所看到的那么龌龊,恐怕纯洁的好比飘过的微风一般的柔软吧。

凝视着前面雀跃地说颜色笑话的山田,中岛很庆幸昨晚没有俗气地抱着他哭泣。山田愿意告诉他过去,愿意跟他分享秘密,那么山田想得到的肯定不是怜悯这类东西。中岛决定收起那些柔弱地泪水,他有更宝贵的可以回馈那份信任。

“凉介啊~”中岛开口。

“嗯?怎么?”车子在行驶,山田从反光镜漂过来眼神询问。

“下次,我带好吃的东西去你们家吧。我的厨艺可是很好的,你吃过了但是你哥哥还没吃过。下次做给他吃,你觉得好不好?”这么说着,就开始盘算着做点什么好了。

半响,山田还没什么反应,莫非还是自己太主动了?

“喂,你不会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吧?我跟你道歉还不成么。我也很喜欢你哥哥啊,所以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我会做好多好吃的东西的!!!”

山田那边,仍旧认真地开车,就好像没听到一样。

“还有啊,如果以后可以一起生活的话,和哥哥一起吧~我真的想通了哦,你哥哥是你唯一的亲人嘛,放他一个人生活实在是嗯太不人道了。我们可以一起生活,我相信会是很幸福的生活。凉介?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呵~”听出前面的山田深吸一口气,似乎笑了笑,继而又摇摇头,全部都是思绪复杂的表现。中岛看着很担心,怕是自己这些话讲的都太晚了吧。伤人之后再抚摸道歉,也不可能缓和些什么的。伤了就是伤了,更何况他伤的是山田的心。

“我说你啊……”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解释,却被打断了。

“裕翔……”

“什么?”

“虽然有些提前,不过,跟我去一个地方吧~”山田故作神秘的样子,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




“这个样子要走到什么时候啊?我会摔倒诶!”

从山田无故神秘起来算,一路上气氛昏沉着直叫中岛想睡。迷糊发觉车停下来的一刻起,就被山田悄悄用手帕蒙住了眼睛。

嗯,是准备玩不良的游戏么,中岛脑子里的不良镜头连番转他自己都觉得好低级哦。

所以才会紧张。

“抓紧我的手,保持平衡,裕翔再忍耐一下下就好。啊那里有台阶,小心地迈上来哟。”

鞋底蹭地走路一点都不好受,还有失去眼睛的辅助下,重心都难以保持平稳。就算身边有山田搂着扶着,中岛完全不能放松。

下了车,穿过一个门,然后踏上一段石板路。

上了简单的台阶,原地停下等待,有钥匙的“叮叮”响,之后被提醒可以继续走了。

大概是进入一个不小的宅子,走了又是好一段,开始通过有些半旋转地楼梯上行。

最后一步很容易地迈空,山田的窃笑都不带怎么掩饰地传过来。

“还有多久啊?”

“很快,不要着急嘛~来再跟着我往前走两步~”

“我提醒你啊,要是故意寻求什么刺激的话,我可是不会满足你的!小流氓!”

山田故意拍了中岛的屁股一下,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吹吹气,道:“我保证啊,对裕翔来说肯定是又喜欢又刺激的事情,期待的不得了呢吧,小变态~”

“你!”好想瞪眼!但是眼睛被蒙着呢= =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到了。”山田看中岛站稳脚才松开手,悉悉索索地应该绕到中岛面前去。

“那我可以摘掉这个东西了么?”正常人果然无法适应黑暗的,一分一秒都不想继续这么的黑下去了。

“别乱动啊,”山田阻止住中岛,“我来给你摘掉。”

熟悉的温度,来自山田的唇瓣。热情地捕捉住彼此的气息的同时,中岛在考虑别的有趣的事情。可以想象,山田是多么费力地垫脚尖才能够得到自己的嘴巴啊。于是想笑了。

下一秒,山田的手擦过中岛的肩膀来到他后脑的部位,握住结扣轻轻一扯便解开了手帕的束缚。

刺眼的光线瞬间无法适应,中岛勉强挑开眼缝,他迫不及待想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白色,笼罩的世界,好耀眼。

“这里是?好漂亮~”

几乎占满一边墙壁的落地窗,能看到不远的海景。

那是怎样一副美好的画卷啊。

云散的并不彻底,隐隐地还有因为朦胧没有实感,却使得湛蓝的海与烟青的天空恣意缠绵更显迷幻。光电在海面细碎地点缀着,不奢侈,不乱目,恰到好处煞是好看。光是望向那方,安静的屋内仿佛都能听得到海浪舔舐沙滩的微响,飘荡的满是海水独有的咸湿的味道。不黏腻,不腥气,是天然的舒适的味道。

中岛深吸了一口气,顿时神清气爽。

环顾整体,一个空旷的房间,没看到家具的影子。从细节处可以看出仍旧在施工中。房顶都没有被白色的涂料全部填满,远处的一角还有暗灰色的墙壁羞怯地露着。从这里可以判断出,这宅子的整体构造应该是不小的一个却不复杂的别墅,临海而立。从采光度不是一般的好,这也是中岛为何需要那么久才能适应这里的光线。

中岛欣喜的心情溢于言表,他急切地看向山田。

“裕翔喜欢这里?”

“嗯!真是个美丽的地方!”

“那就好了,裕翔,这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这里是…家哦~”山田的表情又神秘起来。

“家?”中岛歪歪脑袋表示不太明白。

“小笨蛋,这里是我们以后一起生活的…家…啊……”山田抿起嘴,继续微笑。

“一起生活?”什么意思?

中岛继续不解地紧盯着山田柔和的脸,看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忽然地,山田矮下身后单膝跪地,在中岛持续犯愣的情况下,掏出了一枚散发着碎光的……戒指,举到与脸等高的位置。一瞬,他全部都明白了。控制不住是欲哭的情绪,但是中岛不想因为泪水糊住眼睛而错过对方脸上最诚挚的表情。

他极力哽咽着,隐忍着……

“中岛裕翔,从今往后,你愿意和我一起在这里生活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42-122259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