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5 sweet 第五话
五、
“Yuto,吃蛋糕吧~草莓的哟~”大清早山田就团子状咕噜咕噜滚过来,中岛反应了个“诶”就准确把他接住,还要以防团子手里的蛋糕盒子被他甩出去。

嗯,很不对啊,买蛋糕还是草莓蛋糕这种事情应该是中岛他做的,怎么人物一下子颠倒了?

“这么好啊,有点心吃~”桌子上七七八八的东西往两边推了推,移出一个小平面来把蛋糕盒子小心放上去,打开。

真是卖相相当好的蛋糕。中岛没有错过山田直勾勾的小眼神,拿出勺子挖出一块递到山田嘴边,说:“第一口给你。”

本能要张嘴,瞬间缩回了脖子,脑袋摇晃地像不倒的小人儿一样。

“我就不吃了,特意给yuto买的呀!”末了还很淘气地眨眨眼。

中岛有点点意外,所以抛回个眼神表示确认,就越觉得这蛋糕很诡异了。莫不是掺和了芥末粉或者药茶沫的惩罚蛋糕?但是,团子君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吧。环顾一圈也没有团员暗地偷瞄过来观察情况,大家还是各玩各的,那就真是没什么问题吧。

嘛,反正蛋糕而已,死不了就行。中岛大着胆子吞下第一口,好味到可以飘起来,很快就去挖第二口去。

“这个很不错呀,比平时我买给你的都要好吃。Yamachan去哪里找的这么好的店啊?”

“嗯,是PINK CANKY啊,是我上次去看…嗯…和大酱一起去的一家店。”

“和大酱一起的哪次啊?我怎么没听你提过?”也只是随便问的一句,山田的表情却有点不自然。

“咦,又背着我偷偷去约会了啊。”无恶意吐槽,中岛眯起眼睛完全享受一样继续道:“第几次了呢?哇呀呀一只手可数不过来,也许两只手也数不过来,要不然叫大酱一起过来数吧XD人多好办事嘛~”

在最后一声提到“大酱”的时候,山田的脸变色到最囧。看出他转身要跑的端倪,中岛先一步拦住他的腰说,“逃跑没有任何意义哟~yamachan~”

“才不是逃跑……”

“那是什么呢?”

“是…Yuto你再不放手山洪就要泄了!”

“哦抱歉= =”

*********************************************************************


几步慌慌张张地来到厕所,没有急于进入隔间。山田先用冷水洗了把脸,顿时右边脸颊的痛楚稍微消失了些。真是糟糕的事情,蛋糕这种甜的东西就算没有亲口品尝,只要幻想下就可以引来牙痛。痛到半张脸都麻了。

果然如医生所说的,镇痛药只能暂时止痛,要彻底解决只有去补个牙。

一切的根源都要怪那个莫名其妙的牙洞,在意识到问题严重之前就“嘿咻嘿咻”开拓了那么多的疆土。

他害怕牙医和电钻的声音啊,宁愿忍受这一天天不定时入侵的疼痛。

好麻烦的疼痛。

不能吃甜食,不能喝甜水,说话的时候嘴巴也不能张得太大因为漏风进来牙齿也会被吹的痛。

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接吻了。

中岛失望的表情,是属于很隐忍的一种。不过再隐忍也会泄露一点出来让山田心头闷闷的。

该怎么办才好呢?山田靠着洗手池的边上思考地很出神。

蛋糕店不是乱扯的,跟大酱一起去才是胡编。那天去的只是自己而已,应该说是看过牙医特意去旁边这家店寻求心理上的安慰。那里面的点心光是闻闻,看看,幻想着吞下就很能治愈自己这颗被牙痛折磨的小心脏。

本来,没有多大点的小病症没有必要去烦恼大家,尤其是yuto。提着胆子一个人迈步看牙医,需要很多很足的勇气。这些勇气,山田总会提前向中岛借一点点。

可就是,始终没能开口对着中岛撒娇。大概是因为中岛不会任着他的性子让牙洞继续这么坏下去,所以只要是他说的他所央求的山田都会痛快地去做。

可是惧怕的心情,没有办法释怀。

一边是怕,一边是愧,无论如何都要面对一边痛苦的事情。

是很难抉择的。

所以才出现了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局面。

我没有欺骗裕翔只是没有找到好的场合说出来而已。

好生硬的借口啊,想的头疼。

呼,等下还是去和大酱统一口径比较好。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29-c8c0c3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