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书针你好,好久不见,十分想念,然后再见。

我在挑战最长标题和最少字数的极限,但是我失败了,怎么缩还是3000+

不知道在写什么,随便看看就好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中,你有几秒钟能想起我。

嗷嗷嗷,中岛裕翔看到这句话到内牛,抱着不明封面的读物在床上翻来滚去。掩饰不住内心难喻的心情,摸到枕边的手机直接去找那个特殊的称呼。

“嗯???”沙哑且熟悉,对方的口吻听起来相当疑惑。

“呐呐,在干嘛在干嘛?”

“当然是…在睡觉…你这个大笨蛋…”骂人都可以这么的有气无力,那么说睡觉就不是骗人喽。可是中岛裕翔却被S的很满足,继续不明所以地骚扰着:“睡觉有什么意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俏皮的尾音是万年不变的撒娇模式,只是这一次似乎没有办法奏效。

“我说,你去看看表,然后告诉我现在几点了。”手机那端的人,尽量保持着好脾气。

中岛裕翔真的很乖地蹭到床头,啊看到了粉色小熊闹钟又蹭回来,回复说:“一点而已啊,你没有表么?上次说要给你买个你不要,看吧关键时刻还是需要的!!!”充满自信的响亮回答,并没能使得对方感染到自己的好心情。

确切说,现在是2月14日的凌晨一点钟。

“笨蛋!说清楚点现在是凌晨一点好不好!!!你在一般人类睡觉的时间点兴奋个鬼啊!!!”

“……”因为被说中了,反驳的话都刨不出一句来。

伤脑筋地挠头皮中,对方语气放缓又跟了句说:“那个……你不睡觉到底在做什么啊?”

“看小说~”看吧,还是关注我的。

“什么小说?”嗯嗯,关注更多简直就是全方位啊。

“你不让我读的那种~”

“你果然是笨蛋,啊啊下次见面干脆直接掐死你算了。”

“呃……”用不用这么狠呐。由于真的有吓一跳,手机脱手而飞了。

中岛裕翔摸着自己的小脖子吞口水,有些呆滞地盯着地上的手机看。屏还在闪呢,那么该是没摔坏吧。

继续从床头蹭到床尾,懒得下床就这么翘着小屁股半趴着伸手去够。够不到就用手掌当蹄子往前爬两下。

OK好不容易够到了,还未放到耳边手机那头的人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地不知道吼些什么。

隐约传出“裕翔、裕翔”之类的吧。

“喂——你再这么大声会吵醒叔叔阿姨哟——”

“你刚才怎么了?”惶恐的,却又很窝心的语气问话。

“手机没拿稳,飞出去了。”讲事实很重要。

“什么?”

诶没听清楚要再讲一遍吗?

“我说,你说要掐死我于是我吓了一跳,再于是手一抖手机呢就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飞身一跃到地板。清楚了没?”反正是不能讲的再清楚了。

“……”

“喂喂?凉介啊,你怎么又不出声了?”刚才听不到的时候倒是说得欢。

“我改变注意了,现在不过去把你掐死我后半宿就别想睡踏实。”顿了顿,小声嘀咕道:“省的这么笨再别被人给骗了。”

中岛裕翔耳尖的还真是地方,“才不会,本大爷在别人面前可是精明的很呐~不过啊,凉介你现在真的要过来找我么?很晚了诶好危险的,还是我去找你吧> <”

“嗯成啊那你来吧……”

“嗯嗯~”算计着公车地铁的都停了吧,或许叫个出租车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我是不会给你开门的。”

“呃——”那还叫我过去。

“我睡了,你也赶紧把不良小说丢掉赶紧给我去睡!挂了!!!”

嘎叽――――

说挂就挂没有犹豫,果然是山田凉介的风格。

中岛裕翔大囧,心说我还没有讲完话呐不成不成憋着闷着胸口会难过。一键拨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抢白过去,“凉介呐,我的故事还没有讲给你听啊。听完了再睡也不迟啊~”

对方也不知道是根本没醒着还是故意不说话制造恐怖气氛。中岛裕翔小心地换个请求的语气又问一遍,才得到简单的答复。

“给你五分钟。”

“不够吧= =”

“四分钟了,你再磨机就是三分钟了。自己斟酌。”

这个故事很长诶!!!

中岛裕翔把书翻翻看,便开始叙述故事:

“那个就是…在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家里有个可爱的小王子。有天他的父亲把他叫到跟前对他说他将会不久于人世,所以希望可以在临走之前看到小王子找到真心相爱的公主,并且拥有自己的家园。强调着惟有拥有真心的爱,才会得到未来真正的幸福。可是小王子每日就知道玩玩乐乐,根本不懂什么是真心的爱,跟不懂得如何争取。他很苦恼地带着他英俊的随从上路,一路披荆斩棘这就不多说了,艰难重重几次与未知的危险以命相博,只为了寻找到传说中的魔法婆婆,让她告诉自己他真正的爱人在哪里。最后呢,小王子和英俊的随从赶到魔法森林的最深处,遇上世上最邪恶的沼泽怪物。关键时刻,随从用身体挡住沼泽怪物的重击,收拾了怪物,不过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动换不了了……凉介凉介?你还听着么?”

“嗯……听着呢……”怎么感觉跟睡了没差别?

“随从请求小王子抛下自己赶紧去找魔法婆婆,因为随从把小王子未来的幸福看的比生命还重要。要知道,如果一个受伤的人在这么恐怖的森林里多呆上一会能有命活着才怪。小王子想到这一路上随从对着自己的照顾和保护,他没有办法离开随从独自寻找幸福去。可是,就算是两个人要挨过夜晚的可能性也几乎为副。随从啊随后趁着小王子不注意拔出自己的剑以命相挟,小王子淌着眼泪也不肯离开。就在两个人痛苦地僵持着的时候呢,魔法婆婆出现了……凉介凉介?睡着了么?”

“没有,你继续……”比刚才精神了一点,果然是有吸引力的故事吧。

“哦,接着啊魔法婆婆说凡是可以有幸找到她的人,她都可以帮助那人实现一个愿望。但是不能贪心只有一个。小王子原本的愿望是要魔法婆婆指路他真正的爱人,但是这一刻就变成让她救他随从的性命。魔法婆婆感动地莫名其妙,施法术治愈了随从,还附赠一个可以找到小王子真正爱人的方法。很简单哟,就是用心去想一个问题,问自己和那个人。得到的回答要是一样的,就可以确定那个人是他要寻找的爱人了。后来,小王子继续带着随从走遍了世界去寻找,仍旧一直都没有找到。直到一天,一向少言的随从说:我的主人,您几乎问遍了全世界的人那个问题,但惟独至今都没有问过一个您早该问的人。小王子傻兮兮地问是谁呢,随从鼓了半天的勇气才吐出一个字。那个字就是,我。最后啊小王子就这么样找到了他真正的爱人,并且获得一生的幸福,很美好的故事吧……凉介凉介,想知道是什么神奇的问题么?”

“唔……不想,我只想睡。什么问题的,明天再说吧……五分钟到了……”

嘎叽————又被挂了呢。

什么嘛,根本没到五分钟,是四分三十秒好不好。不管不管,故事马上才是最精彩的时刻。

“还是我哦~”

“除了你还能是谁!!!”有点抓狂的山田凉介在中岛裕翔听来十分的可爱。

“再一个问题我就不会打扰你睡觉了,就一个我保证!”

“问!!!”

“呐,一天里有二十四个小时,你有几秒钟能想到我?”呼呼好紧张,不知道和自己的答案会不会是一样。

“除了吃饭睡觉和放屁!!!”

嘎叽————

中岛裕翔大概是还没从山田凉介的话里醒过梦来,脑子转动了变天才明白一点点。可就这一点点,就足以让脸颊发烫。人呢,兴奋的气氛升腾起来是不容易控制住的。关掉灯屋子里黑黑的有点慎得慌,中岛裕翔爬起身来去拉开窗帘。后半夜连月亮都不见了,被乌云遮掉了,那也就是表示第二天的天气很有可能是阴天,更严重就要刮风下雨了吧。

没多想继续拨过去,“明天出门别忘记多穿件外套再带把伞吧,可能会降温。”

电话里有悉悉索索的响声,听起来是山田凉介从被窝里钻出来坐好。再有就是披棉被的声音了似乎。

“跟你说,我现在彻底地清醒了想睡也睡不成了。你把你要说的话一次说完了吧,大不了咱俩一宿都别睡熬到天亮再以黑眼圈大眼瞪小眼如何。我说你啊,到底怎么了啊?叫你不要看那么奇怪的书了。还是说跟我单独见面让你很难过吗!”生气了吗?可语气还算平静。

“呃没、没有。”

“中•岛•裕•翔!”咬牙切齿,对面部肌肉没什么好处哟~

“那个,其实吧,总体来说呢,我感觉吧,就是,我和凉介的是一样的,所以才不要睡啊,你,懂了么?”

“你个非人类说的话我懂个鬼啊!”手机都要燃烧了~

在重要的日子来临之前,必须要做的就是那件事情了吧。在床上做了三轮仰卧起坐,又在地板上进行五轮俯卧撑,累趴后特意找出那本诡异的小说研读半天又编纂了无数个借口只为了说这一句话,才能不显得突兀、幼稚和随意。

对方完全不领情呢。

“哎好吧,”中岛裕翔调整了呼吸,“我在想你,我想你了。”

吃饭的时候,偶尔也会想的;睡觉的时候有点难,能梦到就非常幸福;当然了那个什么的时候,基本上确实是想不到的,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一个用力点上= =才放的出来的吧。毕竟憋久了对身体也不好啊。

胡思乱想一番后,惊觉那边静默了许久。

“我这次真的要睡了,你不要再拨过来了啊!再敢拨过来绝对不接,我咬你哦!”

咬啊咬啊随便咬哪里都可以,不过感应到对方羞涩地气息都能从手机里渗过来还大喇喇傻不拉叽不计后果调戏过去的话这就不是中岛裕翔了。咬着下嘴唇吧唧吧唧眨着眼睛摇头晃脑,反正对方也看不到自己这副找抽极了的样子。

请听中岛裕翔内心得意的理由:明知道会被吵醒还坚持开着手机的是谁啊谁啊~

“那么亲爱的凉介,晚安喽~几小时后见~”

“= =呃,提醒你我可能会失眠,到时候天亮起不来床,你就慢慢在风中凌乱着吧,笨蛋!”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21-ad658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