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喔~~~这个味道是……玛丽莲梦露?”拉开门进来的是法医知念郁李。

“嗯嗯(^o^)就是Chane1 No.5哦,我看到浴室里有这么一瓶。没想到竟然成为了这位大婶最后的味道。”山田从门后面蹦出来。

“O_O吓我一跳!你怎么会在这里藏着?”知念歪歪头。

“这个呃……前辈,我可以在旁边看着跟你学习么?”山田有点忐忑地看着准备着手整理死者尸体的知念。

“哦?可以是可以,你搭档你没跟你一块啊。”知念递过来一副橡胶手套示意两个人都戴上。

“什么搭档啊。”撇嘴|||||嫌弃我的家伙而已。

“哈,闹别扭真可爱。从你进来上班第一天跟中岛就像连体婴儿一样,单人行动你还是第一次吧。”

“……才不是……我也想快点成长而已……”才能成为真正合适的搭档吧~山田给自己暗暗打气,“所以前辈,*^____^*多多指教喽~”

现在积极上进的小年青真的不多了。虽然这个后辈看起来呆了点笨了点但还是相当好学的,所以知念倒也没觉得会有多麻烦。

仔细查看过死者的颈部,知念指着那里说:“你看这个索沟,和你们从现场拿回来的缢绳做过对比,结果吻合。这个应该是窗帘上的装饰绳吧,样子够华丽,宽度和硬度又很合适用来上吊。”

山田有些失望,“这么说,真的是自杀了么?”

“正好相反,”知念挑挑眉,“这百分之百是他杀的案件。”

“真的真的?”突然又有了精神。

“你看这个索沟是很漂亮标准啦,但是颈部后方有个可疑的痕迹哦。像是光滑面长时间压迫造成的瘀伤,从颜色看呢,瘀伤出现的时间和预估的死亡时间差不多。还有这边……”

山田暂时忘掉对尸体的恐惧,顺着知念的指尖贴上去看。

“如果是一般上吊自缢的人,颈部旁边的索沟可是会比正前方要浅很多的。”

“这个,却几乎一样呢。”

“不仅如此,错动的痕迹还很多,说明死者挣扎的很拼命呢。还有啊我来看看里面……果然是这样……舌骨出血…舌尖外露并有咬伤…颈椎棘突骨折…啊这个尸斑最明显了是紫黑色的嘛,还有可爱的小红点点做点缀。所有的证据都显示,死者是勒死不是自缢,并且是被什么人给勒死的。哎呀你是不是变得很兴奋啊小凉介~~~”

〓〓我看兴奋的是你吧,前辈!!!

+++++++++++++++++++++想知道自缢和勒死的区别吗? +++++++++++++++++++++++++

“哟你们回来啦,诶山田凉介那个小白痴呢?”中岛和高木回到办公室就看见龟梨绑着朝天厥吃面。又在工作地点煮面吃啊,味道很大诶。

“跟着尸体跑了。”中岛答的简单明了,顺手好开了窗户散味道。

“应该是去和法医学习怎么验尸去了。”高木好心地补充解释,又对中岛说:“要不要咖啡?我正好打一杯过来。”

“谢谢,高木君。”摊在桌子上以后就不想动弹了,能做的就是感激地朝着前辈挥挥手。

“大雄你怎么只问新人也不问问我这个组长啊。T^T我好没有威信哦。”龟梨不甘心地吸着面条,完全没什么文雅可言。

你本来就没有好不好。高木把这句心里话全部表现在脸上。

“组长你不是在吃面嘛,吃面的时候不许喝咖啡啊,会对胃不好的!这可是你家那口子特别交代的!!!”高木“咻”地跑走了。

“组长,第一次听说原来你都结婚啦?”现在不是做好奇宝宝的时间啊,中岛!!!

“(° ο°)今天出任务怎么样?凉介那边没有捅什么篓子吧。”龟梨尽量掩饰脸色的变化,端着面坐到中岛身边进行骚扰。

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中岛就闷着脑袋回答:“呃没有,一开始有点兴奋,后来被我教训了几句,然后踏实了。”

“不好哦,搭档应该要好好相处才对。还有,作为搭档你不应该把那个孩子一个人扔到验尸房不管。他经历浅,你应该多提点才是。”龟梨挑剔地把青菜甩到垃圾桶里。

“干嘛说得好像我欺负他了一样〓〓,我只不过想让他端正一下面对命案现场的态度。他要去验尸房我也有跟啊,是他把我赶回来的诶。小祖宗怎么就那么难伺候,我又不是幼儿园阿姨天天追着给他擦屁股。”

“是吗?听起来你很烦他?那不如趁着大雄回来换搭档吧,大雄资历深经验高又是你前辈,直接改成他带你会变得轻松很多哦。”若有似无地建议着。

“那头小猪呢?变成一个人了?”

“组长我不是人呐!既然你不愿意带着他就留给我自行调教了呗~我可是个很温柔负责的前辈呢~”还是喜欢捧着自己脸颊花痴的前辈。

〒_〒吐了。

“还是算了吧,小猪交给我刚刚好,谁知道你会交给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除了煮面还是煮面吧,又不用去嫁人面煮的再好有什么用。不得不说上次那个案件组长的办案模式确实有些让中岛惊讶到,不过/////////////////还是算了吧!

“呐*@_@*~你其实是舍不得小凉介吧”

“我是不想被别人牵着走…”龟梨小组长还要继续追问,手机的铃声欢快地响起来。

“喂喂?好的,我知道了。”挂掉电话惋惜地对中岛说:“休息时间结束,去把大雄给我叫回来怎么打个咖啡都能这么慢。死者的丈夫中村隆宏接到通知刚刚回国。”

“啊我们还差他的笔录了,我去他家。”中岛利落地站起来。

“不用,估计他的车已经开进咱们的地下停车场了。”龟梨抓紧时间把他的面条消灭干净。

++++++++++++++++++++++我要看到粉色的光圈啊++++++++++++++++++++++++++

“死者除了颈椎那里一处骨折,其他部分都完好无损。没有注射的痕迹,毒样测试反应也没有中毒的反应。看来可以下判断,勒死是唯一的死因。身体上有很多小的瘀伤,大多都是挣扎造成的,可见死者死的时候有够痛苦。”

“嗡嗡嗡——”突然感受到裤兜里的震动,山田不好意思看看知念,对方点了头,他才摘下手套去查看。

中村隆宏一分钟后就到,你什么时候回办公室啊?

来信人是中岛裕翔。

反正我回去也没有插嘴的地方,还不如在这里多学一点验尸的经验,算了。

暗自衡量了下=3=,回了“不用了”给中岛。然后继续戴上手套。

“怎么了有要紧事吗?”知念问着,眼底手里的活都没停。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那好,告诉我你的检查结果。”交给山田的是手脚部位做仔细检查。

“手指甲缝里除了凶器的纤维之外没有其他的,脚指甲很干净;脚底的部分也有轻微的瘀伤,应该是反抗的时候留下来的。但是手上有个伤我很在意啊前辈,这个位置要怎么样才能留下来呢?”

“哪里?”

“指关节这里……还有手掌的侧面……这是被袭击时候产生的防御伤吗?”山田认真地描述。

“不对,这个伤看起来是旧的。我看看啊……”知念把死者的手掌捏成握拳的样子,就一目了然了。

“这不是防御伤,这是攻击别人的时候才会留下来的。打别人打到自己都能伤成这样,那力气实在是够猛的。不管什么人都是怨念很深哟~”

“(☆_☆)那么前辈,这个被打的人一般来讲会受伤吗?”山田灵光一闪,很急切地问道。

“肯定是伤的不轻,如果打到眼睛上现在肯定是熊猫眼呢~”知念答。

“(☆_☆)那骨折呢?”

“要是敲击到胸骨上,会是轻微骨裂吧。”

“(☆_☆)手臂,手臂有可能吗?”

“手臂的可能性很小吧,再说也没有人会找手臂当攻击对象啊。一般都是选面积较大的胸啊背啊,或者是冲击性较大的例如面部。小凉介你这么问,是不是有了怀疑的对象了?”

“不太确定。我今天做笔录的时候发现,一个漂亮女仆姐姐手臂打了石膏,胸口还很痛的样子。”

知念看着死者的拳头,似乎也有了不错的想法。

“手臂骨折不是拳击所致,比较常见的是作用力很大的撞击。要是两个人产生矛盾都可以大打出手了,推搡几下也很正常了吧。去查查那个女人的资料,我预感会有有趣的东西出现。”

“会吗?”山田瞪着大眼睛不是很明白。

“女人打女人的原因,除了男人也不会有别的了。赶紧去吧,我这边基本的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开膛破肚小孩子家家看了不好。”

“嗯,谢谢前辈交了我这么多。我要把女仆姐姐的事情告诉中岛君去,前辈我先撤了~~~”

还真是什么都以中岛君为先呢,这种事情不都该先报告组长的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12-1b4e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