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确定门锁好了?”眯着狭长的眼睛问。
“当然当然别总把我当傻瓜啊和也。”嘟嘴嘟嘴。
“〓〓仁,你不知道喜欢嘟嘴的人本来就像个傻瓜吗?”
“哎呀小嘴巴真坏不过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热死了,衣服真碍事脱掉吧脱掉吧。”
“你热就脱你自己的,干嘛乱脱我衣服!”推开。
“因为热嘛~来嘛来嘛~”死缠上来。
“真拿你没有办法,离那个远一点啦!啊啊啊!”
“怎么了和也?”
“疼。”
“不是吧O_O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都怪你捣乱T^T油点子溅到我的胳膊上了!!!”
“跟你说去那边坐着等着的,我的厨艺你还不相信么???烤肉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做就好啦,过去过去。”末了还捏捏他的小屁股。
“乱摸什么啊!除了牛肉啊我还要虾啊大虾!多烤几只哦~”
“好~CHU~”
“>/////////////////<”
混乱的场景只是龟梨小组长携带家庭电烤锅,跑到高层办公室举行不要电钱的烤肉会。

参会人员就是他以及……他的那个“小仁仁”。两个人竟然把电话线都拔了,反正没有通告也大概不会有人冒然地再往这边闯了吧。

“先尝尝这个牛舌,看熟了没?来,啊张嘴~”
“啊~~~”
“咚咚咚——”龟梨嘴巴“啊”到一半被敲门声吓到,不是说这个时间段不会有人来的么。
“仁,怎么办?”
“别担心,交给我。”几步迈到门口隔着门说:“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我有个很重要的案子在做。”
来人继续敲。
“门外的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啊!”果然赤西君不太懂得耐性为何物。
“红胖子,我知道那马脸小王八也在里面,赶紧给大爷我开门!”赤西脸色都变了变,龟梨更是冲上来拉开门直接吼回去:“锦户亮你的死黑皮是不是又痒了!仁拿刀伺候着!”
来人正是防爆组的组长锦户亮,和龟梨小组长不爽地打量对方。
直到,他打量的眼神降落在不远处烤的“嗞嗞”响的肉上。
“哎呀,都烤糊了。”锦户君也不怕烫,用手捏起一块就往嘴巴里送。几大口吞了进去颇为满意地说:“还好只是表面有点黑不过能吃,就是胖子你的厨艺退步了吧。”倒也不见外,他拉把椅子坐过去,大模大样地吃起剩下的肉片和虾。
“是呢,烤的还没你黑呢当然能吃。哦对了我忘了唯一能和你媲美颜色的东西只有黑煤炭这玩意儿。嘛仔细想想成色上还真是逊色你一筹啊。”
龟梨的揶揄对于锦户来讲根本就是不疼不痒,照样拉开果汁豪饮一番。
“小亮你来是有事么?”还是赤西比较识时务。
“你们该庆幸敲门的不是扫黄组,”锦户抹抹嘴,“用烤肉贿赂我吧我保证什么都不说出去。”
“你给我去死,以为仁的高层位子是白坐的吗!”还有为什么是扫黄组〓〓
“我听说高木雄也出院了。”锦户嘴里横塞三块肉还能把话说的这么清楚。
“啊?”龟梨和赤西都点反应不来。
“乌龟你别给我装傻,我是来要人的。”继续塞第四块肉。
“没戏,不给。”龟梨也塞,不过是塞给赤西。
“>_<你这是埋没人才!”锦户拍桌子。
“>_<埋没个头!上次只不过借你三天搞得他没了半条命,放在我这里起码能保证生命无忧!再说了你问问他自己愿不愿意跟到你们组去!”
“切,”这还真把锦户问住了,“真不知道他天天跟着你屁股后面处理些小儿科的案件能有什么出息。”
“什么小儿科,我们这次接手的可是杀人案啊杀人案!”哦哦哦,组长的气势拿出来。
“-_-^哟,难得啊难得。”
“怎么样,吓着了吧!”
赤西旁边默默捅捅他说:“和也,不是自杀他杀都没定呢么。”
“〓〓你给我闭嘴乖乖吃肉,到底向着哪边啊你!”

++++++++++++++++++++++++++++好吧,还是继续案情+++++++++++++++++++++++
“首先我要说明一下我现在对中村先生您做的是例行询问,如果觉得我的问题有些不妥超出了我的专业范围,您可以拒绝回答。”麻烦中村找人清楚了一间书房,高木两个人一同进去把门关上。

“好的,不过警官先生,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的母亲中村惠美,吊死在她卧室的顶灯上了。”

“我妈妈上吊自杀吗?这怎么可能?”

高木皱了下眉头,继续问:“自杀还不能确定,我们还要调查。看起来中村先生你并不和你的父母住在一起,请问你最后一次见到令堂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饭的时候,六七点钟吧。吃晚饭我就带着小雪回家为今天的事情做准备了。还有我确实不和我父母住在一起了,因为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中村纯一扭开了自己的领带。看高木饱含好奇的眼神继续解释道:“今天本来是我和小雪订婚的日子。”

++++++++++++++++++继续转换场景,好久不用分割线用得好舒服哦+++++++++++++++++

“\\*^o^*//我要和大雄哥哥一起去审问那个儿子!”真是一分钟也安分不来的小警察。

“那叫例行询问不叫审问,我们现在还没那个资格。”中岛不耐烦地挥手,仿佛旁边吵闹的只是一只苍蝇。

“\\*^o^*//那我要和那边的哥哥学习采集指纹!”

“你就这么不乐意和我在一块呆着么!”怎了么?这孩子又开始别扭了?中岛心里忖度着没觉得最近得罪这个小祖宗了啊。

“因为我是个菜鸟,\(╯-╰)/到哪里都会被人瞧不起的。好不容易出趟现场,你又什么都不交我啊。”还总嫌我碍手碍脚的。

只是为了这个而已么?

“那个,”中岛清清嗓子,说:“好吧,你有什么不明白就尽量问我吧。”

“你觉得死者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呢?”

“不都说了这要等法医具体的解剖才能得知么,你还真会问呐,连尸体都被抬走了你让我怎么告诉你啊。”难道玩猜谜啊

“哦原来中岛君也不知道~可是我觉得啊,这位大婶不像是会自杀的人哟~”

“你又知道。”

“去浴室的时候,排水口还是潮的而且还有一些很新的头发丝被冲到那里,浴缸的表面也很滑腻。也就是说,昨天晚上这位大婶有好好的洗澡。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其实菜鸟小警官还是很观察入微的,可惜没能得到表扬。

“我明白你的意思,也同样可以反驳你的意思。女人的心理通常很难猜测的,你看死者死的时候不但衣着整齐,甚至画了淡妆就判断她一定是被人吊死的么。错!死者生前就是一个讲求完美的女性,她想要完美的死去也就不足为怪了。”

中岛并不是说空话,从他进入到这个房间起,就可以从房间的规格、家具摆放和各处细节首先给死者一个性格定位。他甚至可以断定死者必定是出身名门,她和这家的男主人中村隆宏的结合可谓是门当户对,甚至还是相当和谐的一个家庭。

“要真的讲求完美干嘛还要上吊啊,看过电视剧也知道上吊的人死相多么可怕。还不如割腕呢,泡个红红的一大缸多美艳。”菜鸟小警官还有点不服气。

“但是以她能实行的条件来看,这个死法是最干脆最周全的。”

“中岛君你根本就是认为这个自杀吧!一直替‘自杀先生’讲话呢!”山田脸上不再是笑嘻嘻的表情。

“我从没说过这个死者是自杀,只想告诉你,在命案现场不要妄图用书本知识猜测犯罪,玩推理的游戏,我们的工作重心要放在调查和取证身上。推测出真相从来都不是我们警察要做的工作,而是掌握证据把犯人绳之以法给死者的家人一个交代。你总是抱着玩乐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的话,就说明你还不够格做一名警察。”快速合上本子,中岛开始欣赏山田小猪接收完他的那番话的表情——断电一样的表情。

“如果没有最基本的觉悟,你是没有上升的空间的。懂吗?”

中岛不留情面的批评,是很难消化的,尤其对于山田来说,他连反驳的话都想不起来。也许中岛是对的,对于案件的发生,他第一个想知道的一定是整个过程的发生。这跟去看一本侦探小说或者侦探剧集没多大的区别。中岛那些所谓的警员该有的基本的觉悟,他好像真的没有。从书本上学来的东西,要好好使用,这是老师交给他的。好好使用不意味着可以为所欲为。

“我果然还是太兴奋了吧。”小脑袋垂着,像极了耷拉着耳朵的小猪。自我反省的时候,再一次踏进了浴室。

一个很漂亮的瓶子,吸引住他的眼光。

“香水?”

一个女人同时拥有几瓶十几瓶香水一点也不意外,但只有这一瓶是放在浴室里而不是化妆台上。果然,还是有蹊跷啊。

“我才没有用玩乐的心态面对命案,等着看吧中岛君,我会有所成长的!”一定会证明给你看,我才不要永远当个被你教训的菜鸟!

山田小警察爆发了小宇宙~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11-d4075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