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好不容易等到的滑溜的荞麦面端上桌,山田还在犹豫怎么搭配酱汁。

芥末该不该放呢?平时都是由人专门准备好的,自己只是负责上来就吃而已。说起来,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吃荞麦面呢。和空运回来的,有差别么?

“喂,没看出来你吃面还是豪迈型的啊!”中岛的嘴巴逐渐张成个“O”型。

在山田思索的空挡却忘记控制小瓶倾斜的程度。一片绿花花就这么覆盖上了他的整碗酱汁。

“呐中岛君^o^,这样子吃很豪迈?”不太明白豪迈具体在指什么,但语气好像是夸赞吧。

“〓〓嘛,是吧。”

语气微妙地有所转变了呢,顾不得这么多山田夹起一小坨面条沾了下酱汁就往嘴里面递送。那么接下来,不明所以的路人会以为这家面店里发生了什么惊骇的杀人事件。

++++++++++++++++++++++芥末是好物,但是不能吃太多哦++++++++++++++++++++

“//(ㄒoㄒ)//我感觉我重生了!!!”眼泪鼻涕还在持续流进流出,山田报复似的把脸放在中岛背上猛擦。

“活该。”中岛说的很平静。

“你个落井下石的,就眼看着我做自杀的行为。没人性!”泄愤般继续擦擦擦,西装很贵吧,很心疼吧!心疼不死你!

“我哪里知道你根本不能吃辣啊,还放了那么多的芥末。不过你说得对能活着回来就很不容易了所以赔我干洗费!”

“唔没发工资怎么陪啊,唔我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中岛君你的背真硬我马上就要掉下去啦。”越说声越小,但是呼出的热气喷到中岛的后脖子处还是觉得好痒啊。

“你啊,真够沉的,还不承认自己是头猪。”停下脚,把山田整个人往上面颠颠。哎额头上都出汗了也没人帮忙擦下,就这小猪的重量又不是中岛一个臂膀就能禁得住的。算了算了平白捡个大麻烦。

说起来,这小家伙不仅嗓子辣坏了脑子顺道一起也坏掉了影响到了。软趴趴的路都走不了,自己还要倒霉的背着他去车站。都说了可以开车送他回家,那家伙却好像很怕别人去他家一样一定要去等公车。叫出租也不肯,满嘴的省钱经。不会那么穷吧,还是说怕自己势利眼瞧不起他?

“小猪你睡着了啊?还没告诉我你坐几路啊。”看着站牌,都是通向偏远地区的。果然是穷人。

“嗯?车站到了?放我到那边的椅子上就好啦。我自己等你先走吧呼呼。”根本就没睡醒。

本想粗鲁地扔过去,但还是放轻了手脚。那家伙的长相本来就幼齿的很,睡脸更是再小一圈,莫名有种欺负小盆友的罪恶感。

中岛捏住山田的鼻子不让他进气,果然不一会山田不满地摇头晃脑也躲不开,就掀开眼皮恼怒地望向他。

“我是会咬人的。”嗯看出来牙口不错。

“等回家再咬吧。这都过去三趟车了你到底想不想回家了啊?赶紧送你上车我待会还有约会呢。”

“哦,我的车来了。”瞬间拍拍屁股起身,冲着中岛摇摇手说:“再见了,中岛君。”

车子都开走了三分钟中岛还在犯愣中。

“什么嘛那家伙,连句谢谢都不说。”

++++++++++++++++++不知道为什么写了别扭的小猪= =+++++++++++++++++++++++++


抱着管家爷爷特意大早起叫人给他准备的便当盒子,山田美滋滋地推开了D组的大门。眼神晃过自己座位的时候有些讶异,似乎有什么东西……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组另一位同事高木雄也,他上次去帮防爆组结果光荣负伤三个月现在终于活奔着回来了。那边的大雄,你醒着吗?醒着吗?大雄大雄?看来是没醒,凉介你等他醒了再跟他做个自我介绍吧。”

组长龟梨和也,绝对是会瞬间移动的!眨个眼的功夫就出现在山田的面前。

“哦、哦。”山田点着头,心里想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趁着组长不注意,蹭到那个同事旁边。金黄的头毛在阳光下还真闪,睡得真香,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小力推推没有反应,于是加大力气,再加大,再加……等龟梨发现想去阻止他的时候已然为时过晚。

“O_O啊啊你不能把他弄醒啊。”紧接着抛出“你死定了”的眼神溜之大吉。

高木君的起床气也是很大的。

“这位同事,你占着我的位子了。”原来山田在意的是这个。

结果就真的把人家弄醒了。

“喂小子,对待前辈不懂得‘尊敬’二字怎么写了么!是不是要我打到你会写为止啊!不要吵大爷我睡觉!!!”高木双手拍桌,怒目通红地吼向继续捧着便当盒子的山田。

“::>_<::对不起,前辈……”可是人家是真的喜欢这个位子嘛。这可是全办公室光线最足,地理位置最好的位子了。撇嘴,想到以后都不能在这里享用餐点还有在暖暖的柔光中眯个午觉,山田眼底发酸。眼前的景祥都模糊了呢。

“呃,那个你不要哭啊,我位子在你来之前就是我的啊。别弄得好像我抢了你的东西一样。”

“::>_<::前辈说的对,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眼泪吧嗒的好快。

“⊙_⊙诶你,算了算了这个位子我让给你了。”高木无措地摸摸山田的脑袋顶,说:“男孩子别那么容易就掉眼泪啊。还是说你想吃糖?”

“糖就算了,”最近吃的比较多有点牙疼,“~~>_<~~草莓就可以了。”

门再被打开,中岛风尘仆仆地赶紧来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兴奋:“案子案子组长刚才甩给我我的案子,小猪我们赶紧出发吧!哈你们这演的是哪出戏呀?”

++++++++++++++++++++++++好不容易来到的案情orz++++++++++++++++++++++++++

“死者是中村惠美,女,42岁,是这间房子主人中村隆宏的妻子。是在今天早上仆人来叫她起床的时候,发现她吊在卧室的吊灯上。人被取下来的时候已经死了。初步调查的死亡原因是缢死。从尸斑情况来看,尸体还很新鲜不会超过12个小时。”

“那么他杀的可能性有多少?”

“这就需要回去请法医再深度分析了。”

这边中岛认真地和取证人员交换数据,那边山田很高兴地在房间跑来跑去的。

“那个我想问问,那孩子成年了么?”高木神秘兮兮挤过来指着山田问中岛。

“当然,他比我还大三个月。”

高木挺惊讶,“哟,那你还真是少年老成。”

“我当你是夸奖。”

“嘿嘿你挺有意思的。真是吓我一跳呢,原本以为D组在我们组长的带领下终于阵亡了我这个最后一位组员可以散了,没想到他又把你们两个给招来。真是不死心呐。”

中岛听出点苗头,不声响地追问:“这又怎么说?”

“你们不知道我们这组是为什么存在的?”

“啊?”还存在?果然龟梨组长是有瞒着他们的事情!那么,这位看起来非常大条的前辈是不是可以多多少少透漏一些呢~

“中岛君~这位死去的大婶是个大美人呢~”还是先掐死这个碍事的苍蝇比较好,还是色的苍蝇。

“小色鬼想漂亮MM等下了班再想吧。”高木又去摸了山田的脑袋,因为手感太好了好像自家的汪酱。

“〓〓我不是色鬼,给你们看啊。”山田手里的是这位死者生前的一些家庭照,哟以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讲的确是个美人。

“你不要乱动证物!”

“(^o^)我有带手套啊,而且这是取指纹的哥哥用过以后我才拿过来给你们看的。”

中岛看他倒也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就对照片上的人物产生了兴趣。

“这么看的话,这位年纪大一点的是中村隆宏,年轻的是他的儿子中村纯一。这父子俩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你不觉得母亲大人还是年轻过头了么?”山田插嘴。

“你这么说也对呀,从儿子看感觉二十五六岁了,但是母亲只有四十二岁么?要不就是早孕的妈妈,要不……”

“……要不就是继母。”高木也加入分析别人家庭的队伍。

忽然,觉得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紧接着一个身材高大男人莽撞地闯进来,几个警卫都拦不住。

“妈妈,妈妈!你们别拦我!我妈妈到底怎么了?我妈妈到底怎么了啊!!!”

中岛收起笔和本子也一并和高木过去看看。

“怎么回事?”看到人脸就明白了,这个硬闯进来的正是中村纯一。

“你是这里的负责人是么,请告诉我我妈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现在在哪里?”

其实负责人应该是高木吧,中岛于是捅捅发呆的他。

“哦,你母亲被人发现吊死在卧室里,我们是接了报案过来做调查的。具体调查情况不便透露,并且我们可以换个房间聊聊么?有一些问题要请教中村先生你。”高木君认真起来真有前辈的样子呢~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08-534f4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