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2 很撞邪!
最近很撞邪!

先是不明地高烧40+然后第二天神奇地退烧还要去考试,继续不明地多留了两天收集资料用来写毕业论文,断网断的很痛苦。

然后有一天只是去清洁个盘子,就把盘子下面的盘子给打碎了。

再然后,前天的半夜,用沸水把大腿给烫了,右边的比左边厉害很多。

说道撞邪就是,那真的是只有半杯的沸水。撒到我腿上我还穿着很厚的裤子,而且我反应的很快,还是烫得非常厉害。现在在家就穿着羊绒的裙子逛荡= =还好家里面相当的暖和。

左边都是小泡泡的话,那右边就是一个方圆10多厘米的巨型大泡。胳膊上也有,现在看着应该会好的很快。

疼痛都没有办法再次回忆,我仍旧可以脑内当时杀猪的惨叫不想来第二遍。

除了哭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就真的是止不住地掉泪。半夜时分,本来我很清醒的时候就更加的清醒,腿上就如刀刮一般的真切痛感,让我连祖宗都快骂出来orz

所以挤了妈妈的大半只牙膏,涂满了腿,很神奇很管用的东西,起码我那个晚上到了4点以后可以睡觉了。

我在这个很清醒地晚上更的《song》,宛如自虐般。因为,很清醒嘛,也没有事做,看到隐子勤快地更文非常感动于是也想做出感动的事情来~事实证明,我做到了,得瑟了很久orz

昨天持续的牙膏状态,但已经不敢清洗了。牙膏虽然止疼,毕竟不是真的烫伤药。它和那层供起的皮连接在一起了,用冷水也不容易洗掉。

晚上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

大概是母上大人也不知道该拿我这伤怎么样,向我的表姨和四姥姥求助。然后老人二话没说,直接赶到我家。还帮我处理伤口。带来的烫伤药,很像香油。清理了牙膏,还有把水泡里的水都捋了出来,上了药。大概是有老人的话,我就踏实了很多。那种毁容了的惶恐,基本上消失了。

昨天晚上也有更文~我最近真的很勤奋很勤奋~

今天神奇的事情继续延续,下午的时候父上大人竟然来了。大概是时间的问题吧,我好像释怀了很多,也没有说什么。可能是母上大人跟他说过我的腿伤,他就来看看我,很心疼的样子。哎,虽说我可以释怀一些事情,但更多事情还是跟原来一样。没有办法改变的想法。我不想去做小狮子,所以就这样默默地继续下去吧。因为这一次,不想动摇的是我,可能这个状态还会持续更久的时间。

谈话自然提到了我可爱的儿子的问题,喵酱已经离开我很久这个事实再次打击到我。家里面养了乌龟和仓鼠,但我的那份感情仍旧在喵酱身上。不可替代的家伙,就像我的第一个女儿一样,我会记住那份温暖,一辈子吧。

祈求不会留疤就好。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05-5c370d8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