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1 song No.16
FT:很长,连隐藏都没弄
老实说这个哎,某人我写到了四点的哟,我难得做一次说话算话的人呢~~~
然后发生了杯具,心情超低
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走,只能尽可能范围地营造着甜蜜的气氛
每一次别人问:松木到底喜不喜欢群青,我都没有办法给一个肯定的答案
他需要摸索自己的情绪,我也是吧
从一开始,群青的信念就要清楚的很多
别扭的还是虫子我吧······
最喜欢的荧屏CP喷
然后很悲催的是,以往别的文我都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结局去向
都是HE
但是这个,我竟然从来都没想过结局
随便个谁把我打醒吧,这样是不对的


by 烫伤的虫子

No.16

“不用,你没有必要勉强自己。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全都不知道都没有关系。若是你不开心,我就陪着你,直到你开心。”

可以听到如此的回答,群青显然是松了口气的。他想要对松木全盘托出,包括很早之前就有的朦胧的爱恋,包括他父母的离去,包括他在家里的地位甚至,包括原田在他身上做过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很多很多,想要梳理出源头恐怕都不容易。群青鼓足的是勇气,而没有准备好内容。

他诧异松木超出他想象外的成熟,却倍感安心。像现在这样,两个人靠在一起,享受静谧的时光,是属于上天的恩赐了吧。


松木的思绪因为群青身上的香气而有些迷离,他不是很理解群青对他的吸引何时来的如此迅速和深刻。

不想让他孤单,要守护那抹难得的笑容。

“要是,要是群青觉得还是说出来舒服些,我也会安安静静地听着。更不会随便向别人抖落,我的嘴巴还是很严的。”

群青没有回答,兴许是在考虑如何开口么?

“所以,什么都可以跟我说哟。我是你可以信任的…朋友…”只是说了“朋友”的字眼,松木莫名脸颊发烫,被人窥到了内心隐藏的某些自己也解不开的情绪一般。

真的只是朋友么?或者还有别的可以表达的更妥帖的词语?

到底还是说的唐突了,松木有些懊恼。他小心翼翼地扭过头准备迎接腹黑群青大人的脸色,却感到肩膀蓦地一沉。

原来是睡着了而已啊……




因为茶水和点心带来的果腹感,还有松木那一点私心,自然错过了午餐时间。

可以说,顺利进入了午睡时间。

此时的松木有些心猿意马,他的眼光总是从手中的报纸而瞟向眠的正香的群青。无论怎么看,从哪个角度看,用何种心情去看,群情都是拥有一张令人羡慕的脸。恬静、柔和更是在平静的气氛下衬托到更高境界。

这张脸背后残存着什么可怕的过去么?

只要一想到群青自小就是失去父母的孩子,松木的心情难以释怀。要去小心地安慰,无从下手。

还有在摩天轮上,那一刻失控的群青,竟然需要用药物才能维持的冷静。经历过什么骇事才留下的后遗症,松木好想要知道,哪怕是片段也好。

可转念一想,这份的柔和,他不忍去破坏。

如果说此时此刻的一分一秒,群青都是安心而幸福的,他都愿抵上更多去守护。

生命?也能够压上么?

生命?

这个字眼使得松木有点小兴奋,好歹是找到了可以用生命守护的那个人。虽然,他们•••只是朋友而已。

苦笑,一夜之间,他和群青之间都改变了许多。可谁多一点,谁少一点,松木本身也是迷惑的。

面对群青开始,他就是迷惑的吧。

可迷惑着逐渐成为了习惯,心情随着他变换也成了习惯。当很多细节都变成习惯,而松木自己却没有注意,小学时间结束了。他和群青分离似乎是瞬间形成。跟天涯两隔都没什么区别,可以说一辈子无法见面都说不定的事情。发生迅速地,仿佛泡沫破碎的那刹那。松木回头去细品,却没有记忆的味道。

他习惯了的一直出现的群青一下子消失了,倒成了那段日子最大的不习惯。

不自觉把眼神调整到柔和状态,指尖小心地蹭过去点住群青的指尖。

怦怦……怦怦……怦怦……

脉动相同,那么心里藏着的那些话也可以传达了吧。

或者说,还是用嘴来传递更加迅速和真实?

微翘的唇,如怒放的稀有百合般地红艳,是天然地诱惑。

呐~群青,能再次遇到你,真好。



再次睁眼,群青有些意外自己的嗜睡。从家里面逃出来开始,按时间分秒算清楚都是睡得比清醒的时间还要长。所以有些懊恼,毕竟能和松木这般朝夕相处的机会,难得再难得的。要都是睡过去了,该有多可惜。

“醒啦?”耳边传来松木倒是元气的声音。

揉揉眼睛,伸个懒腰也就神清气爽了。

“松木你没有睡着么?”啊果然嗜睡的只有我而已,打击••••••

可是松木那边却有点慌张地捏着报纸,想要掩饰什么一样,表情都古怪起来。

“那个…小问题就不用在意啦,我们应该整理一下床铺然后去……”做些什么吧。被主人家好心收留,可就这么坐等吃喝实在不好意思。正想着呢,门外面就听到老板和老板娘小声地讨论。


松木没多想,拉开门,“请问,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诶~没什么,是我们的声响太大吵到你们了吧。还是肚子饿了?想吃什么可以叫厨房的师傅给你们做,我都打过招呼了。”老板娘看是松木,迅速换上了标准的温馨待客笑容。

“啊,不是。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话,请差遣我去做吧。”

老板点点头,又摇摇头,叹着气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阿……”事情确实很简单:小旅店平时的生意有在旅行团的熟人帮忙照顾,所以他们刚才接到个电话说是让接到一个十来人的小团吃饭住宿。本是好意的熟人,并不知道今天旅店缺人手。两个服务生都请假回家帮忙庆典的事,后厨两位师傅的其中一位也因为身体不适刚被劝回家休息去了。也算是有好手艺的老板准备亲自上任,那么老板娘也替补了服务生的位子。但是还是不够人,老板就想把去排练舞蹈的女儿叫回来帮忙。但是老板娘提醒老板今次的排练很重要,还是不要打扰女儿比较好,两个人对此就产生了小的争执。所以到最后,老板考虑着还是回绝掉人家的心意。不然没有办法做好服务的旅店得罪了客人,也会给熟人的公司蒙上污点。

听完始末,松木也明白这会是个很矛盾的抉择。

看着就是一笔好的生意却要拱手让人,可惜了,也是没办法。

“那,服务生都需要做些什么呢?”群青突然开口问。

“啊也不是很麻烦的工作,乡下嘛一切从简。只要可以给客人领个房间,收拾床铺,还有饭点的时候照顾饭厅就可以。就是人多了,我一个人肯定转不过来。”

群青顿了两秒钟,微笑道:“不如大婶您写一份明细给我和哥哥看,我们应该能胜任这个工作。”

“对呀,反正我们两个也是闲人,要是能绑上忙的话……。”松木愉快地附和着,“大叔大婶你们就不用推掉这笔生意了。”



换过服务生的衣服,是简单地白衬衫墨色西裤还有酒红色的小围裙,松木和群青都感觉彼此的着装很新鲜。很快地,就熟悉了待客流程。

跟着老板娘上楼到各个房间做准备的时候,老板在门口等待迎接客人。

在松木费心铺好最后一个床位后,院子里开始有汽车的鸣笛。

匆忙地跑下楼,发现群青比他还先了一步。招了下手,和老板一起帮助客人们搬行李上楼。

人数比预想的还要多一些,粗算是十五六个人,看着像是家庭旅行团。有老人,也有孩子。老人就是上楼需要注意下他们的腿脚,至于小孩子呢,就让他们四处跑好了。才没几分钟,几个孩子就做起了探险的游戏。

安顿好房间,两个人来到厨房帮忙准备晚餐的食材。厨房的师傅也是豪爽类的大叔,他用很多香料吨一大块牛肉,还会切了小块让他们尝味道。

“怎么样,好吃吧!”看来这位师傅对自己的手艺很是自信。

松木只顾着点头都没办法出声回答,因为好吃的舌头都快掉下来了!

“好了,你们先出去把桌子给摆了,我啊留一块好的给你们当晚饭吃。”

于是,群青和松木一前一后出了厨房,就发现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抱膝蹲在那里哭。看那个孩子抽泣的挺难受也没人管,群青没多想上前几步也蹲下去。用柔的尽量不要吓到她的声音问:“小妹妹,怎么啦?因为肚子饿所以伤心吗?”在裤兜里翻了几下也没有纸巾,再抬头,见到松木了然地递过来一小包。

“你是要找这个吧。”

“嗯,谢谢。”拿上,抽出一张转手放到小女孩眼前。

“女孩子哭多了就不漂亮了,来先把眼泪擦擦干。”犹豫地接过纸巾,小女孩不好意思仰起她被泪水涂满的小脸蛋。

这么看的话,还是长相十分精巧的一个孩子。顿时,使得别人对她好感倍增。

小女孩好奇地透过婆娑的泪眼望着面前两个很紧张她的人,反倒停止哭泣了。

“出什么事了?”群青抓住这个机会沟通。

“链子丢了,美智的链子丢了。”还好,只是掉了东西而已,还以为她是被欺负了呢。

群青顺着她继续问:“原来是美智啊,那么大概是什么样子的链子呢?”

小女孩边擦脸边回答:“漂亮的链子,人家送给我的宝贝!”

“这么着急啊,是重要的人送的么?”

“嗯,很重要的人。姐姐,你会帮找么?”对上那张写满期盼的笑脸,群青第一时间都忘记否认“姐姐”这个称呼。松木比他更快挂不住,“噗”地笑出声来。被美智发现了,就扭过脸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自己犯傻而已。

“姐姐不想管我么?就跟刚才的小哥哥们一样只会笑我丢三落四。”说着说着,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开始往外面荡漾。

“诶怎么会!”群青好生地哄着小女孩,“但是快到开饭的时间了,哥哥们手头也有很多事情要做脱不开身呐。美智要答应乖乖把饭吃了,然后呢哥哥们再和你一起找重要的链子好不好?”

“真的?要拉钩的那种?”

“真的,我们拉钩!”钩上小女孩软软的小手指,群青心里也是软软的。他看向松木,对方也会意地点点头,没有否认这个提议。

小女孩瞟瞟群青,再瞅瞅松木,有些疑惑的表情。她悄悄地问:“姐姐的男朋友也会一起吗?”

群青一愣,解释道:“美智啊,其实我是哥哥,是男生啊……”

“哦,”小女孩有些明白也有些不明白,歪着脑袋说:“好漂亮的哥哥啊,那哥哥的男朋友也一起吗?毕竟人多好办事嘛。”小小年纪懂得还不少。

看群青还要不屈不挠地解释,松木偷笑地拦下他。他指了指饭厅的位置示意他们该继续工作了。群青想那还是把小女孩送回房间,而后竟然发现她的鞋子都因为找链子跑掉了一只。总不能让她光着小脚丫继续走吧。所以在松木合力帮助下,总算把她背回楼上。

小女孩好像很喜欢群青,被父母抱着以后还揪着群青的袖口一遍遍确认“哥哥等下就会来找美智哦,还有哥哥的男朋友也是”。她的父母自然不懂得这无厘头的请求,给他们俩道歉也训导了自家小孩几句。可是小孩子对那方面确实很不明白。群青不敢再多呆,拉着松木下楼去了。

“你对这种事情好像很有经验呀。”松木想,不可否认群青的魅力连小孩子都受用。

“没有,我第一次接触这么小的孩子。”

“哦?那还真看不出来。”

群青侧过脸,不解地望着松木说:“这怎么说?因为我是独子,所以该表现得唯我主义,顾及不上别人?”

松木心想,群青说起话来比较文绉绉,看表情又不像是生气。可能是他对待所有事情都认真惯了的缘故吧,松木也不禁收起嬉笑的情绪来对他讲:“我知道群青对小小的那种,都很有保护欲的。美智也好,还有那时候对小涉也是,看来倒霉的惹到你的只有我吧。”说到最后竟然成了苦恼的抱怨。松木真想敲碎了自己的脑壳看看里面都长了些什么怪东西,净冒出不该有的来。

看群青仍旧歪着脑袋观望他的窘态,松木嘿嘿地傻笑来弥补尴尬的气氛。

“不是你在惹我,是我在招惹你。”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04-c07d68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