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话的预告就是!!!求婚!!!这是目前看起来最幸福的一对了,但是虫子咬破坏哼哼哼哼哼(阴笑


19
“起床了起床了,裕翔懒虫快起来吧~”耳边欢快地喊声扰的中岛挺难受,本能地用爪子挥向声源那里。

“吵死了,苍蝇,坏!嗯嗯嗯嗯嗯~~~~~~”

“苍蝇”君黑脸可是很可怕的,抓住中岛的爪子往上一提,整个人都被带了起来。半抱着一路跌跌撞撞来到浴室。

浴缸里的水温度刚刚好,“苍蝇”君忍住色心,就开始脱了中岛的睡衣。最后连小裤裤也剥下来扔到一旁,扶着半梦半醒的中岛慢慢坐了进去。

“你呀~都快要淹死了还没有自觉= =”放任中岛继续昏睡着,“苍蝇”君开始给他清洗。

“苍蝇”君的指力控制的刚刚好,揉揉捏捏的中岛也不觉得烦了,反倒是惬意地哼哼了几下。直到脆弱的部分被人握到手里有些情色地抚动,他才有一点点回过梦来。

“嗯?你在干嘛?我又在干嘛?”

习惯性的后躲,正好靠在了山田的前胸上。从触感得知,那个家伙似乎没怎么穿上衣啊。等到中岛完全适应了现实世界,他才炸出一句:是他们什么都没穿!

“喂,你别再摸了,偷袭算什么本事啊!!!”

“因为觉得很可爱,就想碰碰看喽。我哪儿知道晨起的小裕翔这么敏感,随便碰下就起来了。我刚才啊可是怎么叫你都叫不醒呢~”

这根本不是一码事儿好不好啊。

费这么大周章,就只是为了叫他起床,倒回十年的智商中岛都不会相信。

“你是在报复昨天晚上么?”中岛当然不知道昨天晚上他潇洒一踹是山田心里一颗戳在路中间的大雷,好死不死他“吧唧吧唧”跑过去踩个痛快了。

“CHU~裕翔真是的,我怎么会是那么小气的人。只是啊,昨天晚上竟然和多年未见的右手恋人相遇了我应该高兴么?我都有了裕翔了又怎么高兴地起来嘛,对吧对吧~”山田开始啃噬中岛的后脖子,故意啃的很响声:“唔~结果呢,右手恋人说它要见见裕翔,我就让它来见了。”

什么•••右手恋人的•••谬论啊!!!

那是色的爪子好不好!!!

既然见到面了还想怎样啊?Say hello么?
“放…放开啊…”可恶的家伙,竟然对熟知自己隐私的一切。中岛难耐地扭动着身体,处于被前后夹击的囧状。想要撑住浴缸的边缘又使不出力量,尤其是舒服的感觉上了头,本来就是不灵光的清晨变得更糊涂。

“叫出来吧,这里只有我啊,小心咬破嘴唇。”山田贴着中岛的耳朵仿佛是催眠,“当然,隐忍的样子我也喜欢……”

山田再说的话,中岛已经听不真切了。他听到的呼吸心跳声远远大于外界的声源,燥热地脸颊都烧起来。后背也是,不知不觉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点,汇聚地多了成水珠笔直地滚落到浴缸的水里,“倏”地一下,很快,心里是酥痒的一颤。

“凉介…凉介…不要再摸了……”很羞耻地夹起双腿,就算捂住眼睛也无法忽视山田那只存在感很强的“恋人”。可是,直观地去观赏,对于中岛来讲仍旧太过于刺激了。

“才…不…呢…裕翔明明很想继续要…撒谎可是不好的行为哟~好好面对自己的心情才对呀~”

“心情?怎么面对?”这段日子以来,确实因为很多胡乱的想法填充了自己的大脑而没有办法冷静地去认识一些事情的本质。像是面对自己的内心,坦然根本就算不上,可以说是躲躲藏藏的。那些欣喜的,又或伤感的情绪无时不刻充斥着内里。两个人比起来,果然是中岛他想的更多更杂一些,而山田简单直观地面对问题的方式,让他好不羡慕。

“诶?”用如此诚挚的口吻来问,山田一下子也有些犯愣。思考的时候手底下的“劳动”也随之停止了。

“心情大概就是,诚然地做出一些反应吧。”不确定的样子真是可疑哟。

“有没有具体点的?”

“具体的就是…嗯比如说吧,我摸摸小裕翔,小裕翔有了反应可是裕翔你偏偏要压抑住那种反应。不是很奇怪吗?我们去做快乐的事情,裕翔却喜欢用不快乐的方式来接受,还是很奇怪。”

“你都举什么奇奇怪怪的例子啊!”扭过脑袋顺带着身体一起扭过去的中岛,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脸红。

“裕翔啊,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难道不会想我么?”山田的脑袋搭上中岛的肩膀,说的话有够无辜。

“嗯,想……”何止是想,是想死了。想到什么别的都做不下去。想到只想待在你的身边,并且……

“我啊,可是非常的想裕翔。何止是想,是想死了。想到什么别的都做不下去。想到只想待在你的身边亲亲你,抱抱你,听你叫我的名字就满足了。”竟然说出了中岛的心里话,这个比较shock。中岛正感动着,转念一想感到有些不对劲。

“你说的和做的,根本是两样吧!”色的爪子刚才还骚扰他的小裕翔来的好不好!!!

“拜托我们都是男人好不好。心仪的人就在眼前还摆出恣意欺负的样子,我能忍的住么?!我可是有好好的面对自己最真实的心情哦,裕翔这一点要向我好好学习才可以。”是呀,山田小流氓在某方面从来都不忌讳的。

呃•••什么叫恣意欺负= =

“是啦是啦你说的都对,我该向你学习。原本就是期待那些事情发生,还任性地装模作样的我很可恶。我自己都讨厌自己了。”对上山田闪动着星碎的眸子,中岛忽略掉由于半跪而有些发痛的膝盖。拥抱紧密地脸颊贴上脸颊,两个人一起变得滚烫。

“凉介,我想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好不好……”


……

…………

………………

中岛有时候会想,自己这近乎180的身高是不是白长了?会被前辈笑称是风中凌乱的一根竹竿子,实际嘛还是挺有料的啊。

为了不服输矮了他一头多的山田整天显摆的肌肉组织,中岛也有好好去健身房锻炼身体。再加上每日的巡逻,风吹日晒雨淋大雪砸,脸是真的不再那么学生气有了点成人的味道,身形也壮实了虽然穿了制服还看不出来。遗憾的是,趴在在后车座子上委屈地哼唧的那个人还是他!是他是他还是他!!!

从反光镜能看到驾驶座上那个家伙笑得一脸愧疚的脸,就想一拳砸过去!


在浴缸里因为一句话挑起彼此欲望很自然做了一次,为什么在镜子前面还允许那个家伙为所欲为呢?这个不提了,脚下酸软连走路都直踉跄被扑倒在床上就又从后面进入了第三次。反抗都没力气,只是抱着他一遍遍喊叫他的名字。

好……丢人呐!!!!!!

我不是欲求不满的人啊!!!!!!!!挠头!!!!!!!!!!!!!!!!

“我再问你一次,你要把我拉到哪儿去啊!”能动的地方,只有嘴巴了。

“郊游啊郊游,裕翔不是为了郊游准备好很多东西么,我都拿上了怎么说也不能浪费你的心血呀~”啊啊,阴险狡诈不说实话,不问了!

中岛闭上眼镜和嘴巴,不甘心地又张开。

“你保证不会去奇怪的地方哦!”

“不会不会,只是很普通的景区而已。”

“那到了叫我,我要睡一会儿。”

“诶,别呀,其实我们差不多快到了。裕翔乖不要睡哟~”

“呃= =”

持续趴着的动作指挥山田搭帐篷的中岛很得意啊,看那个家伙灰头土脸不知所措的摸样真是身心俱爽着。

嘿嘿果然被人伺候惯了,这点的活都抓挠的要打电话叫手下过来帮忙。中岛威胁一句“我想要二人世界”,那位继续乖乖地给垫子打气。

“凉介凉介,要不要我帮你啊?”很努力地要直起身子,中岛劝说自己单纯地怕到了半夜都没有帐篷可以睡只得睡在冰冷的车厢里。

“我说你啊别乱动了,裕翔你是起不来了。我很清楚。”又来了,气死人的语气,更气人的是不争气的腰,真的直不起来。

“你,给我快点弄!不然就去睡地面吧。虫子对你细嫩细嫩的小脸蛋可有兴趣了!”



天色渐渐暗下去,帐篷马马虎虎搭好。中岛满足地坐在篝火前面取暖,而篝火对面是脸上还有炭黑的山田在烤鸡翅膀煮东西。做这些厨房里的活还挺上手的,这使得中岛有点意外。接过油滋滋的鸡翅膀,撒上孜然,喷香扑鼻。

“真不明白郊游有什么好玩的,半天下来只有我在忙而已。”山田被烟熏呛了下,唠叨半截“吭吭”咳嗽起来。

中岛接手了煮锅,托着下巴说:“好玩啊,我觉得可好玩了。”

“真的吗?”疑惑的眼神迸发。

“当然~”愉悦度百分百。

“那就好。”

饭后简单收好器具,灭了火堆,人很快就冷下来。

迫不及待钻进帐篷里,两个人在被子里手足相缠地小打小闹,倒折腾出点热乎气。

掀开被子直挺挺地那么躺着,山田突然拍拍中岛的脑袋,指着他们上方的帐篷顶说:“看,今晚也有很漂亮的星星。”

顶上面的设计师特意挖出一个洞,用透明布不上的一块,大概真的是为了可以边保暖边看星星的人准备的吧。中岛租借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我们又一起看星星了,说不定真的可以看一辈子。”山田拍拍他的小肚子,似乎吃的有点多了。

“嗯~”脑袋挨靠在一起,手也牵着,中岛忽然觉得自己的魂魄都在飘。

“晚上吃饱了么?早知道裕翔你的食材带这么少,我就也准备一些啦。”

“正和好,你的手艺真是不赖。嗯上次去你家也是,平时做饭不都是你的手下小弟么?怎么会学得这些的?”

“笨蛋~我手下没小弟的日子里还不是我自己做啊。啊你该不会一直把我当个少爷似的人物看吧,那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抗指望自家大哥混吃等死那种。”

“没有。”其实有一点的。

本能地,山田捂上自己的面具。

“是时候告诉你了,这面具背后的秘密。”

“嗯?”

山田犹豫地除下面具,那骇人的疤又一次展露在中岛面前。注意到中岛没有躲避的眼神,反而伸手去抚摸他的疤,满脸爱怜,就松了口气。

接受了这疤的存在,是不是也证明可以接受这疤所带来的那段不太美好的故事呢?

“裕翔,我有很多难以启齿的过去我怕你知道后会怕我,看不起我。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却不想让你觉得我是个坏人。可是大酱说我自顾自地藏掖着那些,才是对你更加的伤害。我不想伤害你,不想离开你,所以才告诉你那些过去。我不会后悔说的,裕翔你也不要后悔听,可以吗?”

中岛没有回答,只是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302-cde82e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