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2 第四十二话
第四十二话


不耐烦地用指尖敲打着课桌,终于盼到了老师讲可以下课那句话。裕翔“咻”地掏出手机,准备给凉介发mail。

呐❤,今天去那个店吃冰激凌吧,凉介答应了要请我吃的。——by 中岛裕翔

抱歉,我已经出校门了。——by 山田凉介

什么?竟然不等我,凉介你太不厚道了!!!——by 中岛裕翔

有再等到回复。

等了几分钟也不像再有mail回来的样子,裕翔匆匆忙收拾好东西就往校外奔去。

如果现在脚步快些的话,还能来得及赶上他吧。只要发挥自己缠人的本事,还有吃不到的冰激凌么,啊哈哈哈哈哈~~~



“山田,一起回家吧。”渡边见凉介都没有理会戳在校门口的自己,只好主动贴过去。

“你没有别的事做了么?”如意料中的冷漠回答,不过渡边并不在意。

“是啊,我这个时候想做的事情,就是和山田你回家而已。”

一路无言,两个人走的很干涩。凉介不太明白自己忽然冷下来的态度到底因为什么,可是没有了家人的围绕,只和裕翔两个人的相处显得那么的无力。说白了,仍旧是想要逃避吧。之前所谓的和好,不就是装装样子么。

只是这样么?

不自然地,心里又一个微弱的声音询问着。

“你和中岛,和好了是么?”渡边的插话很突兀,可是凉介就像被说到心事一般回嘴的很急促。

“不懂你在说什么。”也,没有必要懂。

“不是么?我看你们在一起还听融合的,没有和好么?”

“不要以为你看过我流泪的脸,就可以管我的生活了。”划分距离,真的很干脆。

想到那一次,在这个奇怪的男人面前不争气地淌泪,心里就有说不出的不自在。有够丢人了,所以不要再次丢人。

“喂喂,你这样说我很受伤诶。”活该!

“和好不和好的,有那么重要么。”生活,本来就该继续。你受不受伤,我的生活也仍旧继续。

“当然很重要!”渡边辩白着:“尤其对于我来讲,简直不重要的不能再重要了。”没有办法理解突然咋呼起来的渡边,凉介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继续走自己的路。

“那山田,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都被扳住肩膀了,只得回过身子。来不及调整一下自己眼睛的焦距,就被一团模糊的东西遮过来。再下一秒,唇上不自然的触感,才意识到…被强吻了…

刚贴合的那一刹那,是准备闪身躲开的。以山田的性子,肯定是立即回击。但是那种柔软的触感,以及只有凑近才能嗅到的山田身上的馨香,一下子缠绕住渡边的情绪。冒着被揍个半死的危险,也不要一下子分开。

舌尖不安分地扫来扫去,凉介仍旧没有反击的意思。只是睁着大眼,仿佛他已然置身事外。用观看小丑做戏一样的心情,冷观这一切。

牙关是紧闭的,渡边尝试了几次探寻都没有成功。到了最后竟然有些气恼,绝对被人看低了。只好轮番攻击凉介上下的唇肉,再咂咂作响,假装很享受其中。

未调整焦距虽然看不清眼前的谁谁谁,在做什么,可是不远处那个半举着手整个人处于尴尬气场的人却识别的一清二楚。怪不得,渡边会突然加大他的音量,也是因为看见那个人了吧。

还不走么?或者是上来质问?以为我会叫嚷着禽兽再抡他一巴掌等待你的安慰么?

都猜错了哟,哥哥。现在的我啊,什么都不想做呢。只需要一小会儿,就可以得到我要确认的答案了。

几秒钟,也流逝得宛如几个世纪般慢缓。

终于停止吮吸的渡边,第一句话竟然是:“我怎么觉得那边那个背影是中岛啊。你不要追过去么?”渡边同学,你犯傻的本事还不够纯熟。

“追过去干嘛,解释他所见的都是幻象而已,我和你什么都没有做?”

“诶?这么冷静的接受了我的吻,跟上次比起来还真是大反差呢。还是说,通过这几天的交流,你可以认同我对你的情感。你,可以接受我了?”

没有理会渡边的自说自话,凉介打开书包盖子,开始翻找起什么。没过几秒钟,一个小袋子就被扯了出来。等渡边看清楚凉介余下来在做什么,脸顿时就黑了。

捏出一张湿纸巾,拼命涂抹着自己的唇。那股力气,足以把嘴边的嫩肉都擦得通红。可是他本人,完全没有在意。

收拾妥帖了,掠过渡边不太好看的脸色,凉介对着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绽开笑容。

“我是可以第一时间打断你的鼻梁,但是这么做麻烦的还是我而已。我得负责把你送到医院,帮你办理手续,还有全部的医药费也全得我出。等到校方调查问起我打人的原因,我就是再有隐情再有借口,都不可能把‘你强吻我’作为打架的原因呈递上去。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那你?”这么问着,渡边已经做好了防护的动作,小心翼翼地看着凉介的一举一动。

“燥而无味。”纸巾丢出一个弧线,完美地掉落到垃圾箱内。

“哈?”

“无聊。”

大概是可以得到那个所谓的答案了。对不起哟渡边同学,小小的利用了一下你对我的心情,不过我并不后悔。

至少明白了并不是随便个什么吻就能让我感动,随便什么人对我好就能大乱方寸。一开始的一开始,只有那个人而已。只有那个人无论他说过什么,做了什么,每一天每一时,都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中了。是想忘记也忘不掉的情绪,想抹擦也抹不掉的回忆。

只有他,只有他,只有他……

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的我,是不是真的很过分呢~

再也无法前进的这段情感,怎样才可以磨灭,可以消逝不见呢?

只剩下亲手毁掉,这一条路了吧。

总觉得好讽刺。





“今天没有做饭的心情了,所以我买了外卖。趁热吃吧。”

“晚归的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么?”凉介刚进了家门换过鞋子,已然感受到来自于客厅的低气压。生气了么?很好。

“没什么啊,”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表情,把外卖的菜色摆在餐桌上,又拿出他们专属的碗筷。“只是和班里的同学有些私事而已。”

“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私事可以用到嘴巴!你和那个渡边,到底做了什么!!!”

“就如你看到的那样啊,自己的眼睛都不要相信了么?”

“你什么时候和他是那种关系的。这样的事,做过几次?要是不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我就……”没有主意,可以继续下去了。

“这样的事,你又做过几次,有记清楚过么?”

只是因为报复么?裕翔一下子,就软了下去。气势什么的,凉介不会轻易输掉。

“以前的事,我没有……不是这样的……”


凉介勾起嘴角,满意地看着裕翔从暴躁到茫然,“……不是什么?我说你啊,现在才用哥哥态度来管教我,是不是太晚了。”

咬咬下唇,裕翔忍住了一些话,而是换了一种语气,好声好气地说:“凉介,我不太明白,前几天提出和好的明明是你啊。是你说的,为了不让爸爸妈妈担心,我们回到从前。那样,不是很好么?”

“觉得好的人,只有你而已吧。我呢,厌倦的好快啊。”

裕翔不可置信地盯住凉介的脸,想从那里看到一丝一毫的玩笑迹象。可惜,都失败了。

“那个和好,也只是限期的而已。”餐桌已经弄得有模有样了,于是凉介拉开一把椅子独自坐下。看裕翔的情绪,一时半会儿也开不了饭。

“什么叫限期?”

“就是在爸爸妈妈在的期间,我们和好,继续假装地做兄弟。我会全力配合你的那些白痴的表演,虽然确实也不太乐意。不过呢,与之相对的,在他们不在的时间段里,请你自重。”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283-806e0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