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全隐藏了吧XD以防HX
第四十三话

“闹脾气也有个限度,你所谓的限期和好,我绝不接受!”

“谈判无效么?那改天继续吧,今天这种情况我们是不可能心情气和的用餐了吧。外卖留给你,我去啃面包好了。你自便吧。”起身,脚尖是朝着楼梯的方向的。“噔噔噔”几下,一个阴影罩过来。

“你把自己的心埋的那么深,我怎么看得清。你到底在气什么,在意什么,如果不说的话,我怎么能知道。不觉得,因为你摇摆情绪而无措的我,太可怜了么?”

裕翔看起来确实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挡住了凉介的去路。但是没什么要解释的,至少今天已经懒得张口了。

“让开,我要回房间了。”

“不让!”

“你讲些道理好不好!!!”

“对于任性的人,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一把揽过凉介的脑袋,低头顺势把唇覆盖到对方唇上。肆意地碾压、蹂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可怕地力道进行着所谓的吻。

空气,抽走了大半,没有新的进来。已经开始有了缺氧的症状,凉介推打着裕翔胸膛,他竟然纹丝不动。

“唔…这是?你喝酒了!!!”流窜进来的,一股醇香,不会有错。而且凉介也注意到茶几旁几罐零散的啤酒罐。

“为了可以冷静思考我和你的事情,不过,越想越痛。”松开了凉介,裕翔的语调竟然是悲伤的。不是得手后的得意表情,捂着太阳穴,缓缓蹲下。

心,软了。想要伸手抚平因为痛苦而产生的眉头。欲要上前,裕翔又突然站起身来拦腰抱住凉介把他摔倒了沙发上。扑过去,擒制住凉介,笑得无比魅惑。

“太任性了,可是要受到惩罚哟~”已经呈现出压倒的姿势,那不如压的更完美些。凉介的双手已经举到头顶,被裕翔单手钳紧。

危险逼迫到面门,再迟钝的人也懂得反抗。很快地,力量都不服输于对方的人扭打起来。

“从我身上下去!你要…做什么?你这个醉鬼!”

根本不在意拳头的袭击,裕翔仍旧固执地在凉介的脖颈上留下自己的痕迹。深度的啃咬,所过之处都是一片闪亮的淫靡色彩。他要烙下的,是只属于他中岛裕翔的刻印。

“不管你想不想承认,只要身体上有了关系,我们永远都回不到起点。”

既然我们是因为血缘羁绊在一起,不如,让这个羁绊来的更深些。

“你疯了,我不会和你一起疯的!”怎么推开,又怎么被压覆回来,裕翔的力气变得好大。再这么下去,就真的要被侵犯了。

不要不要不要!!!就算是发生关系,也不要在这种情况下,以这种心态接纳!

快点冷静下来吧裕翔,冷静下来了就可以放开了。只要你能冷静,只要你愿意去冷静。

“不要再想着逃跑这件事了。”

不过裕翔冰冷的声音,把凉介从幻想中拉回到现实。

“凉介,因为喜欢你的,我的这颗心脏,疯了又不是一次两次。”

你不可以!

捏过凉介的下巴,裕翔狠狠地欺上去蹂躏他的双唇,交替着彼此的温度。那种激烈的程度让凉介一阵阵战栗,仿佛裕翔他要做的不只只是个吻,而是吞食。

裕翔垂着眼分明的享受,他对凉介的挣扎很是不满。所以过度的用力的钳制使得凉介的手腕似乎感觉到碎裂的疼痛。

凉介有点在意自己的手腕,眸子一暗,放弃了用蛮力。

并不代表什么都放弃不做。

“对不起。”没由来一句道歉之后,裕翔忽感下腹一阵灼烧。是被凉介用手肘狠击,一个吃痛不住向后仰了过去。

凉介情急之下尽可能躲开裕翔所能触及的范围,只得转身要从沙发上爬过去。只爬了两下,肩膀就被按住。

选错了逃跑的方式。

凉介现在这样的姿势,对裕翔来讲是绝对的诱惑。急于从沙发攀爬到安全地点,却令身后的弱点完全暴露了。只要卡死了腰,就可以对其为所欲为了。裤子因为已经在刚才扭打中解开了皮带和门口,现在只是松散地挂在臀上。裕翔只是顺着凉介的股线深入一根手指,再轻轻一勾,制服裤子和内裤被一同扯掉。加紧双腿的反抗没有任何效果,更深层地激怒了裕翔的动作更加粗暴而已。外裤被整条褪下,白色的纯棉四角小内不偏不倚挂在脚腕。凌乱歪曲的形状,和完好穿着的袜子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来不知道,腰侧的嫩肉可以这么敏感。被裕翔啃上的第一口,身体里就像蹿过电流。在指尖与脚尖之间不停重复游走。没有了,逃跑的力气了。连支撑的力气都快殆尽了。

叫喊声不自觉带了战栗的尾音,多了些欲拒还迎的味道,“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别这样!”

“凉介,就是因为不愿意听我的话,才要受到惩罚的。”

“我听我听,你后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停止吧停止吧!!!”好可怕,模模糊糊知道即将要发生的,又不愿意用心去承认。

感受到指尖生冷的刺入,凉介浑身一震,想要逃离。显然裕翔没有多大的耐心,尝试的第一次被拒绝出来,很快更用力地刺入第二次。

“这里比想象中的要狭窄很多啊,如果凉介你不配我的话,会很痛很痛的。所以,乖,放松好不好……”

疯子疯子疯子,凉介的头脑里不停盘旋的就是这个词。疯的是裕翔,疯的是他自己,疯的甚至是这个世界。

他最后隐忍的躲避彻底消磨掉裕翔所剩的耐心,随着他越来越粗壮的喘息,凉介的绝望到了极限。

“哥哥,别……”

分开臀瓣,火热的坚挺抵到漂亮的菊穴。没有过多的挑逗和润滑,迫不及待猛然刺入。

两眼发黑。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肉体如此真切地被贯穿,再多隐忍都是做不到的。撕裂般的痛楚不但来自于后面,还有心里,血肉模糊。

“第一次就顺利的进来了,凉介看到了么,我们的身体十分的契合。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哥哥,求求你,出去!”

简单的晃动,凉介的眼泪就大颗大颗开始掉落,朦胧了所见的一切。

已经开始了求饶,同时,裕翔的抽动也开始了。没有爱抚、没有疼惜,急迫地钉入自己的存在感。在凉介最隐秘的地方,刻满印记。每一下都没入到最深处,律动的毫无章法。

“不要再动了,不要再动了,会裂开的会坏的!哥哥!哥哥!”泪水涂满了脸孔,喘气都是痛的。

停顿了几秒,大概是受到了“哥哥”的影响。

“叫我裕翔,不许叫我哥哥!”

很快,惩罚性地挺动再一次继续。更深、更快,让凉介连喊叫出有逻辑的句子的机会都没有了。哭喊,悲泣声,也是越来越弱。

“痛……”气若游丝。手臂已经没有力气可以支撑住他,整个人服帖在沙发上,所接触的皮肤都是一片擦红,但没有人在意的到了。

“马上就不会痛了,相信我。再等一下就能很舒服很舒服了……呐……再一下就好……”可惜身下的人,听不到这些了。

随着最后几下冲刺,一股股热源都深埋到凉介的身体中。咆哮着、沸腾着、蔓延着……而凉介紧咬着牙关,昏死过去。

贴靠在凉介的背上很贪恋那份温暖。

直到气息平稳才不舍地拔出刚受到满足的欲望,裕翔拿过纸巾做了简易的整理。

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才真正明白自己刚才对弟弟做了什么。却一点也不后悔。

凉介股间是不时流泻的,是他中岛裕翔刚刚喷发的热源。探入一根手指拨动几下,就会有更多液体流淌下来。

呵,这里都是我的了,身体也是我的了,那么你的整个人就是我的!

翻转过凉介的身体,心莫名地一紧。因为忍耐而把嘴唇咬得破烂不堪,血滴都滑落到下巴的位置了。整张脸都像是水洗一般,变得模模糊糊的。

一点点地,去舔干血液,去舔净泪水。真正受伤的地方,是舔不掉的吧。

再次吻上,是温柔地含着腥锈味一起,包裹住他的小舌。引领着一起舔弄过嘴巴里的每一个角落,紧紧地缠绕着彼此,难以分离。

几乎是动情地疼惜,仿若方才那冷酷的只剩下冷血折磨自己弟弟的是别的什么存在的人一样。

又或许,是爱意的两面极端的不同表达。

身下的凉介,毫无知觉地细微抽搐着。

做了很久,不同于下半身的光裸,凉介的上衣还近乎于整齐。

扣子一颗颗地被拨开,滑过胸膛的指尖捕捉到那两颗含苞待放的樱红。从浅到深,尽情挑弄,爱不释手。

早已脱离的意识,被硬扯回来。

“嗯呜…不要!”脱口而出的仍旧是拒绝,尽管都做到如此。

吻无意识下落,舔过凉介的眼角。

轻碰凉介分身的时候,裕翔用指尖在上面画着细线。纤长的手指包裹住全部,用手心的热度引动它的激情。

揉捏的不急不缓,不轻不重,把玩似的。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凉介脸上最直接索求的表达。到底还是要吧,想要得到释放,想要得到解脱,想要这禁忌般的深度的刺激。

指尖若有似无地在敏感地玲口前段打转,堵住,又拿开。

了解敏感处就如自己的一样,裕翔冷冷地撇嘴,果然因为是兄弟么,如此相像。

凉介的双腿颤抖地要并拢,手想要帮自己一程,却因为上衣被剥落,强行地固定在头顶了。

“天哪,不要啊啊啊啊…”

把凉介的幼芽整枝含在口里,生涩天然地取悦着。第一次自己莽撞地闯入,无情地开拓,而忽略了这个孩子的感受。尽管自己是舒服的发泄了一次,可是他硬生生地忍受着被侵犯的痛楚。那么让裕翔来亲口教授你,什么叫销魂蚀骨吧。

“裕翔裕翔!!!求你了!!!放开放开!!!”是那个地方啊那个地方,用手碰都不会不好意思产生羞耻感。现在却在裕翔的嘴里进出,进一步羞耻,真的有感觉了。

慢慢鼓胀的欲望,渐渐填满身体里的每一寸血肉。那种深刻的愉悦感,翻涌而出。从心脏到发间都是兴奋地,可这兴奋太陌生太可怕,太不能控制了。

因为他根本就是想要,拒绝的是言语,而不是身体。

“要,要出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释放了,一滴不剩地全部吞下。因为是凉介的,才不会计较。也因为是凉介,做到什么地步都可以吧。

“再做一次吧,我的凉介。”

没有想到过韧性可以如此好,以奇异折叠的姿势准备迎接裕翔下一次侵犯。娇羞之处第一次如此之近地放大在眼前,扭过头,不愿意看到更不愿意承认。

一次, 还不够么?那种痛苦,还要第二次么?

谁来救救我,谁?

有了液体的润滑,再次挤入欲望的道路变得顺畅很多。湿润,紧涩,美好,绝对的享受。


玄关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

“畜生!你这个畜生!”把裕翔提起扔到地上的,是被怒火填满的父亲。

“呀裕翔你,都做了些什么啊???”而后,中岛阿姨也跟了进来。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282-e1945d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