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话

沉溺、腐化、堕落,罪恶感无尽地升华……

那股无名怒气早已烟消云散,而窗台上那只看不清颜色的小鸟毫无倦意地鸣叫着,仿若提醒着裕翔:或许,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又怎么可能没发生。

裕翔缩在门后,头尽可能地压低。为的,只是不想听到任何父母压抑地对谈。

因为一直靠着离走廊另侧那间屋子最近的房门,并不是真正地隔离了外面的世界。

他尽量略过那些也同样让他无措的言辞,去捕捉那个被他伤害的人的一丝一毫。依旧没有,竟然还没有醒来么?

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疑惑着,没有人能给他答案,大概是这其中的缘由他自己是最该心知肚明的。欺骗不了了,生出的愧疚,正在吞噬他的整体。

强迫了自己亲生弟弟的事实,充斥着任何可以呼吸的范围。刚做完那坦荡的、邪魅的傲气呢,一丝一毫都找寻不回了。


“对不起,我的凉介。我真的不配喜欢你了,更不配,做你的哥哥了。”低吟声渐起,月色也就越沉。





裕翔并不是没有预料过会被父母撞见,就算不是第一次,他也会强迫凉介第二次、第三次。这件事情被父母察觉,也是早晚的事情。

只是这么狼狈,确实措手不及。

他在听到父亲的咆哮,第一时间放开了凉介的身体。随手扯过什么想要去遮挡那饱受凌虐的身体,那时,继续被父亲一个重击扇到一旁去。血腥味很快填满了口腔,眼神仍旧毫无任何悔意。

想要说: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怎么想我,我喜欢我的弟弟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没有人能阻止也没有人阻止的了。

是那么的爱着他,爱到,可以去伤了他。

所以,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个疯狂的我了。

倔强地对视上山田爸爸的双眸,光用眼神就叫嚣着自己所有的所求。

“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再次的怒吼,言辞中却是给裕翔留有了一个退路。

也许,道歉,悔恨,会消散父子之间那层陌生的鸿沟?

但是,裕翔是不会那样做的。他要的,父亲给不了。那么,他还是会继续的要,直到到手为止。

“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因为事情早晚都会发生的。”

“啪!”很好,这一掌落下的一点都不意外。昂起头来,裕翔准备继续接受。

很快地,更多的拳头落了下来。毫不吝啬地挥到他的头上,身体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很快沿袭全身。但是,他一点都不在乎。

只是,裕翔他不敢看向母亲。虽然母亲除了进门那句惊愕的问句再无其他斥责,面对父亲的拳脚也没有阻拦。但是裕翔下意识地就是不敢看向她。

他知道母亲有好好把虚弱地凉介抱在怀里,他知道母亲担心着凉介也同样担心着他。他甚至知道如果此时求救的话,母亲一定会先挡住父亲的怒火。

可笑的是,裕翔不想去求救。父亲的拳头,来的应该,疼痛这一次以后,能得到了么?他要的?一切?

所以没有回过心理的,裕翔,弯起嘴角在微笑。尽管嘴角处已经淌出长长地血痕。

“我怎么会有你这种畜生儿子!我怎么会…这么不长眼睛!”怒火已经燃尽了父亲正常的思维,他顺手抄起一旁的椅子,就朝着裕翔摔过去。

裕翔没有躲,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

只是••••••

“裕翔!”这是母亲的惊呼!

“凉介?”这是父亲的惊诧。

因为凉介在父亲伸手去拿椅子的时候,就飞身扑到了裕翔身上,生生地挨下了椅子的攻击。这一切发生之快,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最为震惊的,当然是裕翔。




这一下砸得不轻,凉介他就算抱紧了裕翔的肩膀还是忍不住颤抖着。牙关紧闭,发出了“咯咯”地响声。

父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局面,他想去扶起凉介,看着他疼痛的样子又不敢去碰触。

“孩子,你这是?”

“不要……求您……不要再打哥哥了!”勉强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求饶,为了裕翔。

“凉介,你!快点儿从那个畜生身上起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父亲上前一步,像是要把他拎起来。可是凉介更用力地,抱着裕翔。

“求您了,不要再伤害哥哥了!”

“明明是他伤害的你,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等下爸爸就带你去医院。爸爸不会再让这个畜生碰你一丝一毫了!”

“不是这样的,哥哥没有伤害我。是我,是我喜欢哥哥,要和哥哥在一起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跟哥哥一点关系都没有。”凉介已经不在意自己的痛了,看着逼近的父亲后很拼命地把裕翔护在身后。

“凉介,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当然!是我,引诱了哥哥,他才会……所以您罚错人了,怪错人了,也打错人了。如果您还是不能消气的话,就请惩罚我吧。不要再对哥哥动手了,求您了!”

“你•••你们•••”山田父亲大口喘着粗气,他自顾自地摇着头,进退不能。

“引诱”这种字眼真切地从凉介口中说出,无疑又是对山田父亲另一次沉重地打击。他本不该相信这些鬼话的,可是儿子说的那么绝对,他依然无法承受所发生的一切。

再次被举起拳头,让两个孩子都紧闭上眼睛了,只是他们的拥抱刺伤了父亲。

缓缓放下的,不仅是拳头,还有那些放在孩子们身上无尽地期待和祝福。

“你们,怎么可以……”两行热泪,悄然地从这个中年男子的脸上划过。

看到父亲终于不再怒吼不再挥动拳头而是满目的失望,裕翔在这一刹那开始动容了。而怀里忽然一沉,凉介随后也陷入了昏迷状态。

“凉介?!”听到裕翔的惊呼,山田父亲也顾不得别的一下冲过来。

“医院,对了我要送凉介去医院!”说着就要抱起凉介往外面冲。还是中岛阿姨眼疾手快拦了下来。

“你冷静点儿裕介!凉介这个样子我们怎么能送他去医院呢,医生看见这一身的痕迹肯定是要报警的。到时候,你要怎么说!”

“怎么说?当然是实话实说!你心疼儿子,我也心疼!”

“你就不能讲点儿道理!现在,是吵架的时候么!你真要把凉介推到所有人面前然后对所有人说他被强X了是么!他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在这里生活下去啊。”

到最后,还是听了中岛阿姨的建议,先把凉介清洗一下然后放回屋里。然后她出门去请邻居家的龟梨医生来。龟梨医生医术精湛,品性也好,尤其不像是会随便嚼舌头的人,相信如果好好拜托他应该不会把事情闹大。

裕翔看着父亲上了楼,愣愣地也很想跟过去。脚还没迈出去,就感觉后脑被拍了。

是母亲。

“你还是先回你自己的房间吧,暂时都不要出门。外面有妈妈照顾着,不用担心。”

裕翔明白母亲的用心,而且现在确实没有脸面面对父亲和凉介,他的担心没有了一丝价值。

“妈妈,”伸出手抱住了母亲,“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虽然嘴上不说,但一定是失望了。裕翔很直接地破坏了一个完好的家庭。得不到原谅,不想得到原谅。道歉的话说的都没有什么力量。

轻拍他的背以做安抚,中岛阿姨叹了口气说:“是我的责任,如果我可以早一点…就好了。裕翔不要想太多了,实在不行好好睡一觉,等你醒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说会好起来的。

没有过多的斥责。

或许是错觉,裕翔总觉得母亲硬生生地把一切都揽到她身上。

她疼惜凉介,更是疼惜裕翔。两个她要用命去保护的孩子,还同一时间都受了伤。疼的,到底还是她。

裕翔终于认清了自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

晚好多••••••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281-dc388da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