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话

“虽然有轻度撕裂,不过还好是没有超过药物可控的范围。我拿来的这些,有内服也有外敷的,具体的我都写在这张单子上。只要按时服药,很快就会好的。”龟梨医生又用听诊器检查了一下凉介的心肺,摸了摸他的额头后说:“至于高烧,我会给他先注射一针退烧针。”

山田父亲和中岛阿姨除了应声也说不出别的。

还好龟梨医生只在看到伤处的时候皱了下眉头,之后都没有多问。很负责地检查完后开始收拾器具。

“还是争取控制他的体温,多用酒精擦拭身体,要不然就要打点滴了。需要我过来再给我打电话吧,我明天正好不当班。”

山田父亲径直把龟梨医生送到门口,在他出门的前一刻犹豫地开了口。

“医生!”

可是接着一句,难以启齿。

龟梨医生倒是了然地点点头,安慰着说:“放心,我不是嘴碎的人。你们家的私事我也不方便过问,不过尽早让凉介把温度退下来。不然严重了只能送医院。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比较好。”

“好•••的。”看山田父亲答应的很勉强,龟梨医生又补了一句,“可是对孩子,不要逼得太紧,只是孩子啊。”

送完了医生出门,山田父亲回到房间的时候中岛阿姨正在帮凉介换他额头上降温用的毛巾。

“孩子怎么样?”凉介的脸颊都是烧的红,山田父亲叹了口气,拉过把椅子在他床边坐下。刚坐落好就开始使劲摁揉自己的太阳穴。

“退烧针的药效刚发挥,没刚才那么烫了。你还是先去休息,这里有我。”中岛阿姨心疼丈夫,起身轻声地倒了杯白水给山田父亲,又帮他按摩肩膀减压。

“你也很累了,我不能留你一个人照看凉介。还是你去睡会儿,这里有我顶着。”山田父亲也同样心疼妻子。

“你就不用和我让来让去的,我的体力你还不清楚么。况且照顾孩子本来就是女人做的比较顺手,你在这里只会添麻烦。”

“还是一起吧,两个人比较抗的住。而且我心里挂念着孩子,也睡不得安稳。”

中岛阿姨看拗不过山田父亲,只得答应道:“好吧,那我去泡壶茶喝着醒醒神。”

这一夜过的很不平稳,凉介的体温降下去没有很久又升上来。两位家长轮换着给他用酒精擦身,到了时间换药喂药,这么反反复复地折腾着,竟然不知觉天亮了。

可惜凉介的情况还不是很好,烧的厉害的时候会说胡话,可仔细听竟然是道歉。最后低烧持续到了清晨,山田父亲不能确定这到底算不算稳定,频繁给凉介换着毛巾。

“还是把龟梨医生再请过来吧。”中岛阿姨建议着。

“但是,会不会太早?人家可能还在休息。”山田父亲有这个顾虑。

“你不如直接开车把人接回来,医生会体谅我们的。”

看来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山田父亲看中岛阿姨也在收拾东西就问:“你呢?”

“我去街上买些食材回来,连续没吃没睡的,我可不希望孩子没好呢他爸爸又倒下来。我还没到女超人那个份儿上。还有就是,我想应该留龟梨医生吃个早饭。”

“可是,这样家里就只剩下•••凉介他一个人了••••••”

中岛阿姨的脸色不太好看,气氛陷入了尴尬。

“裕介,我觉得我有必要好好和你谈谈。”

“现在?”

“你在这个晚上忘记了你有两个儿子,但这情况特殊我不怪你。我只想问,你以后是不是永远只承认这一个孩子了?”中岛阿姨单刀直入地问。

“亲爱的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我是在说裕翔,你还会把裕翔当作亲生儿子看待么?他的确对凉介做了不好的事情,非常不好的事情,但你会原谅他的,对么?”

“你不觉得现在和我谈‘原谅’的问题太早也太唐突么?我没有合适的答案给你,我都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思考这个问题呀。”山田父亲说的也是事实。

“如果裕翔是你亲生的孩子,你还会犹豫么?”中岛阿姨有些歇斯底里。

“如果裕翔是我的亲生儿子,他根本就不会做这些混账事!”山田父亲也变得针锋相对。

“你这是在怪我?怪他原来的爸爸?!知不知道你刚刚提到裕翔名字的眼神,让我想起你看到我和他在一起的眼神。刚刚你教训裕翔的时候也是,让我好害怕,裕介你还是把对他的恨他影射到孩子身上了对不对!”

“不要把这两件事相提并论!当年是他从我身边抢走了你又抛弃你抛弃孩子,就算到今时今刻,我都没办法释怀。裕翔他,是另外一回事。”

“裕翔是他的孩子,这是事实!”

“不是你想的那样!”山田父亲苦于给不出合理的解释,显得很焦躁。

“可你在恨孩子吗?你不会再爱他了对不对!!!你不会再对他好了对不对!!!你不愿意再把他当做你的孩子来看待了对不对!!!”中岛阿姨不禁提高了音调。

山田父亲一把捂住她的嘴,“嘘•••凉介还在这里躺着,我们不能这样子吵架。对不起我有点失控了我向你道歉,我们出去说好不好。”

随着他们的声音越来越淡,另一串脚步声渐行渐近。

门轻开,只是门外的那个人似乎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跨进这个房间,所以他在外面停留了好一阵子才缓缓挪动进来。

凝视着床上仍旧淡然地阖着双眼的人,继续忖度他的到来是否不妥。

“你为什么还没能醒过来呢?是不愿意看到我么?跟你说哟,我啊刚才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裕翔无法控制他颤抖的气息,几步凑到凉介床边,眷恋地望着他的睡脸。

想要抬手要去帮他拨开几丝乱掉的墨发,不敢,换成透过微薄的空气用指尖描绘他的眉眼。

潜意识里觉得手还是身体上任何角落都沾染着不堪的肮脏的暗流,他不能再进一步让暗流扩散到会被他碰触的凉介身上。

裕翔嫌弃着相关的一切,默默收回手臂,圈住自己。

连流泪,都要小心翼翼。

“我弄得你很疼很疼,对不对?所以你才睡的这么努力?”

以前凉介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就喜欢用大量的时间补充睡眠。对他来讲,真正的病痛是到难以入眠那个级别才算得上。

“我知道你喜欢睡觉,可是不要再让爸爸妈妈担心了,快点醒过来,凉介。”顿了顿,“我这次,是用哥哥的身份来对你说的。”

裕翔深吸了几口气来调整呼吸,说:“原以为霸占着你哥哥的位置的话,提出做出再过分的事情都能被原谅。我做这些任性的事情,这些可恶的事情都因为我深知我是你哥哥的这个事实才能心安理得。算计来算计去,结果,算漏了我自己。”

绕过床尾,裕翔靠近了很透亮的玻璃窗,阳光聚拢起来投射在他身上,让他变得很飘渺。

他身体微微一斜便倾靠在窗台边,继续吐露:“以后凉介你大概也不愿意搭理我了吧,我这么不讲道理也很暴力,而且欲求不满是个色狼。妈妈呢,对我很失望很失望,却一直说这是她的错还要维护我。爸爸,还是叫叔叔更合适些,应该是恨死我了。苦心苦力收养了别人的孩子,结果引狼入室伤害了自己的孩子,他恨我也是合理的。”

裕翔后脑一沉,抵住玻璃窗,“我还妄想让他原谅我呢,很可笑呢。也是因为,爸爸原谅儿子是天经地义的吧。”

再次踱回床边,裕翔换下悲伤的表情,笑的很温柔也很包容。

“最后,我知道我可能没这个资格了,可是大概最后一次对你说了吧。”裕翔俯下身,唇轻点在凉介的唇上,留不住一秒无奈地分开碰触。

“凉介,我爱你,对不起。”我不再是你的哥哥了,也不再是那个苦缠着你的那个混蛋了。

再见了,我的凉介。

我的家,和我的归属之地。



家是微妙的存在,持续的是无论加入多少个成员无法满足饱和的暖。

但,只有一人离开,温度骤然冷却下来。

一副单纯的画卷若是滴落下再小的墨迹,都失去了它原先所拥有的芬华。

时间无法倒流,墨迹无法消退,束手无措之外总该努力地做些补偿。

离开,会是个好的选择吗?


凉介在黑暗中张开手臂去迎接扑面而来的温暖怀抱,下一瞬间仍旧刺骨凌寒,他的喊叫无法挽留住那个他应该伴随的人。

所以凉介长开双眼,放弃了黑暗间的徘徊。

他在寻找的,却如何也抓寻不到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280-a6b7d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