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3 song No.15
FT:正文艰涩的虫子已经快要崩溃了,我明明是上手写囧文的好不好,用不用这么苦情啊凸= =

所以为了缓和这种悲伤感,铛铛铛,《song》的SP企划决定= =

要问这是个毛= =继续是文字文字文字,虽然虫子一心要把这个搞成一个PV的,啊细节人家都想好了的····不过没有时间时间时间啊,真的很杯具= =

初定是幕后直击,如果我懒了,也可能是100Q???

掀桌,反正就是以“没有最囧只有更囧”为目标的企划!!!(此人真的已疯= =)



No。15

“会不会无聊啊,青少年!诶呀我这个破收音机以前用也好好的,现在连个屁声都不响,干脆大叔我直接给你们嚎两段吧~”

看司机大叔真作势要吼,松木赶忙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这一路的风景也够看的,大叔您还是端住方向盘吧。

大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双手重回盘把上。

麻烦了旅店老板娘很多,连钱也先借了一些,松木和群青实在不好意思继续打扰了。他们,还需要继续往海边进行。在半截的路上不太好拦截出租车。而且,通过从群青家到这里的车费判断,再乘出租到海边的车费也不容小觑。

还是好心的老板娘,介绍了一位旅店的常客给他们二人。这位客人正好往家拉货,而他们家就在海边,顺风车自然也是不用钱的。路上有个大人照料着,老板娘没有再执着去打电话通知松木的家人。

已经有些破旧的小型货车的车窗,有些漏风,松木只是担心离风口很近的群青,一件单衣受不住那一股股的强风。不动声色地跟他换了位置。转过脸正好看到司机大叔微妙的表情,打哈哈解释着“我弟弟身子弱扛不住这点儿风的”,一边又把群青的冰手抓过来握到手里暖着。

听过解释的司机大叔了然地点头,抱歉地说车子上年纪了多少都毛病,就是以前一个人粗惯了也没注意。这下可难为孩子了,然后又递过来一块儿皱巴巴的布和一张半旧不新的毯子,示意松木可以用这个先把那个漏风的地方给堵上。

都堵严实了,松木抖了抖毯子,挑了比较干净的一面给群青披上。

“还有一段路程,群青就先睡一觉吧。等到海边了,我会叫你。”

“可是,不想睡啊,已经睡了很多了•••”本来就没有起很早,洗过澡之后糊里糊涂被松木抱回房间又小睡了一阵。

“不会无聊么?”

“还好。”

“那,累的话可以靠着我~”

“嗯,谢谢。”

这一路,风景没有多么极致,但是朴素围绕着乡土气息,多留心会有很多意外的惊喜哟。天边的白云,整齐的垛草,懒惰的羊群,持续的虫鸣,还有笑容很灿烂看到过往车辆就会张开双臂打招呼的孩子。

总之就是,闲适的不像话的时光。

“你们兄弟两个,长的不是很像啊。”安静地有些倦了,司机大叔看来是想找些话题缓解一下。

“诶?”群青没有接话,逐渐进入半迷离状态收到这句话顿时清醒了。松木轻轻敲了他的手背,让他安心。

“群青啊,长得像妈妈啊,那么漂亮~不像我,似爸爸多一些。”

司机大叔听言,又很认真地浏览遍群青的脸,很快露出惊叹及了然的表情。

“哟,那你们的母亲肯定是大美女了。”

“喂喂大叔,我们的爸爸也肯定是个大美男啊!”司机大叔被松木自嘲的语气逗笑了,感觉他精神上也轻松了很多。

松木故意趁着大叔不注意,凑到群青耳边低声道:“看,连司机大叔也觉得群青很漂亮。”

群青躲不开,只好别过脸去,继续装睡。




没有看到海之前,四周就聚拢起来海水特有的咸湿的味道。孩子和大人,都一下子兴奋起来。货车驶过几条小街,很快停在一个小型店铺前面。应该是那种多功能的复合店铺,便利店、餐馆和旅店一体的海边人家才特有的地方。

拥有着乡下店铺的朴素,当然也会有情趣的意外。不知名的墨绿色植物攀爬到墙根下插着的木篱上,秘密麻麻地交错倒是没显得很肉麻。到处点缀着淡蓝色的小花,被风浮动起来仿若铃铃作响的风铃,别致的可爱。在这个时节绽放的花,据说都是极其有骨气的。

群情和松木掩不住赞叹的眼神,松木更是大声把夸奖的话说出口。

“原来有自家的店铺啊,大叔真了不起。”

“嘿嘿,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店铺啦,勉强养活家人而已。我去介绍你们给我内人,先休息下一起吃个晚饭再走吧。”

“啊不用了,我们真的让您帮了很多忙了。”松木礼貌性地拒绝司机大叔这份好意,单纯觉得群青眼里对海的期待越来越膨胀,所以想更早一点带他到海边去。

“诶,好歹进屋歇口气儿。来吧来吧,美少年是去哪儿都会受欢迎的~”


店铺的女主人也同样是一位很热情的大婶,松木去帮大叔卸货的工夫,她就很自然地和群青闲聊起来。

“你哥哥的性格真不错呢,很受女孩子欢迎吧?城里的人我虽然说不准,不过我们这里的姑娘可是很喜欢豪爽地痛痛快快帮忙的性格的男孩儿哟~”言语中都是对松木的赞赏,这让群青不自觉地跟她一起认同着他的优处。

“嗯,我哥哥和我不一样,是很容易让别人喜欢的类型吧。”

大婶跟着点头,“弟弟你也很招人喜欢啊,是安静的孩子。不像我们家啊,两个都是小恶魔,整天哇哩哇啦抢东西真是吵死了。”

“诶是吗?您家的那两个都是男孩子?”兴许是被天然的熟络所感染,群青的话也多了些。

大婶回答:“不是,不过跟两个小小子差不多,是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不过啊姐姐没有姐姐样,弟弟也没有弟弟样的,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孩子。”

群青弯起嘴角,继续安静地听大婶数落她家孩子的种种劣迹,却用了如此幸福的口气。真是很让人羡慕的,完美的家庭了啊。

“看来热水烧好了,弟弟你先坐下,我进里屋给你们沏茶。啊对了冰箱里应该还有我女儿昨天拿回来的点心,都端过来给你们垫垫肚子吧。说起来,她应该快要回来了。”大婶突然想起来,于是说。

“那真是麻烦您了。”群青欠了欠身回礼道。


这边和司机大叔一起搬运饮料箱的松木,脚底下开始打软了。

“差不多就这一箱了,搬完了就可以进去了。”司机大叔去把车停停好,就和松木一起进到了店铺里。一眼就看到木质矮桌上摆放的茶水和点心,洗过手后,客气礼让一番都就坐了。

四周一圈的小椅子是群青帮忙一起摆放的。松木刚坐稳,群青就提过来茶杯还道了句“辛苦了”,松木顿时觉得茶水甘甜无比。



“你们兄弟俩来这里是为了旅游么?”大婶一边打毛衣一边问。

松木觉得这个理由不错就没有否认,就顺着问有什么值得推荐的景点可以玩儿。

“说起来啊,我们这儿虽然是个小地方,不过是以干净的海滩海水和厚道的价格而著称的哟。还有每年这个时候办的庆典活动,都很热闹的。有很多当地的表演,还有夜市。多亏了这些,就算是淡季这里的游客仍然变得越来越多了。”大叔热情地介绍着。

“这才能保证我们的生意啊。”大婶也附和着。

松木和群青对看了一下,说:“庆典?听着就很有意思。”

大叔把自己的茶杯填满水,继续说:“可不是么,夜市就不用多说了,你们城里人也不新奇这个了。不过我们这里的表演啊,可真是值得一看的。每一年的表演都是从新编排过的,保证你们看了又惊又好。”

“而且今年的表演,我们的女儿可是其中一个环节的领舞。你们一定要捧场呀~”大婶最后干脆建议,“不然就住下来吧,我们这里离海边不远,很方便。而且你们两个孩子没有大人在身边,我们很不放心。”

不等他们犹豫,大叔接过话来继续劝说:“不用再推辞了,我们家也有两个孩子,跟你们年龄相仿,我想信他们会很高兴和你们兄弟俩认识的。”

好像再推脱下去,就显得过于虚假了。松木首先应声,群青也是静静地点了头没有反驳。那夫妇俩给他们找了一个干净的房间,之后去忙店里的事情了。



“你在笑什么?”松木关了房门,就看到坐在床边的群青挂着一抹笑颜。心里面一软,也蹭过去和他并排坐一起。

群青顺着热气直接靠在松木的肩头,说话声音小小的但又很清晰,“兄弟嘛,感觉也不赖,忽然多了可以依靠的对象。很奇妙。”看到这样的家庭,心里面暖丝丝的,很轻易地就跌进这美好的气氛中。

“对呢,群青是家里的独子吧。”禁不住去触摸他柔软的黑发,同样的神采奕奕。

“松木呢?我记得你有一个哥哥吧,现在应该上高中?家里还有别的孩子么?”抬起头,好奇宝宝状地问。

“你倒是记的很清楚,我那个老哥啊就比我大那么一点点,天天‘初中生初中生’的叫我很烦人诶。他还不只是个高中生小毛头,就以为自己是个大人了。”

“很有意思啊~”

“哪里有意思啊,这个大人可是天天和我抢零食抢漫画抢浴室,一点大人的样子都没有。”

“松木你也是,说起亲人来的表情特别的温柔。松木其实很喜欢哥哥的吧。什么时候我能见见就好了。”

“那还不简单,等回到家了可以让你随便见的。可是到时候不许喊失望啊,很普通的哥哥而已。”

听到“回家”,群青的眸子明显暗下去。触动到敏感的词语,心里面的跌宕总是很容易重新钻扭出来,沾满全身。

松木屏息地注视着群青,放在他肩上的手缓缓收紧。飞速在脑子里搜索可以缓解气氛的段子。

群青了然地笑笑,说:“不用对我太小心敏感,其实,松木你是有很多问题想要问的吧。比如为什么给你打电话,为什么要去看海,我到底为什么在逃离…和身体为什么会被那样子对待。我若是真的做了极恶的事情,你要怎么办呢?会害怕么?”

松木用掌心把群青的手包裹住,说的很郑重。

“不用,你没有必要勉强自己。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全都不知道都没有关系。若是你不开心,我就陪着你,直到你开心。”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260-0f19e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