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3 song No.14
“…一起洗吧…”听到这句话,松木的鼻子竟然诡异地攒动起来。不会是要流鼻血了吧,那也太丢人了。

“你…不怕我对你做色色的事情吗?”已经色狼附身了么,松木犹豫地自我鄙视了一个。

“唔,再色的事情你也做过了。”松木不可思议地瞅着群青,看着他一点一点沉浸在浴缸里面。

想把自己淹死?

不过,脸红得像只小番茄,让人想扑过去好好啃一口。

尽量把脸抬高,努力控制狂跳的小心脏。就这么停滞了几秒钟,开始正直地宽衣解带。


“群青,你不用离我这么远吧?”本来就不大的浴缸,能放在两个人已属奇迹了。不过群青仍旧不死心地把自己往边角里面塞。

“松木你个头那么大,我还是多留些地方给你比较好。”

身体的接触,就自然带来不实际的幻想。

当松木大咧咧地跨坐进来,群青可悲地发现不但接触会带来幻想,根本就是看看都很危险。

松木的身体,看起来还是很结实的。大臂也锻炼出了男孩子们都会羡慕的肌肉。从外表看不是很明显,所以这一突出倒是很壮观。

比从前那个细弱的小杆子,壮实了很多倍。

看着他长了一张就是要受欺负的脸,实际上呢,反倒是可以照顾别人的类型。

比如说小时候会义务保护因为长相像女生而经常被隔壁班的男孩子欺负的小涉。现在想想怎么样都是很幼稚的表现,不过却是生动的很。

记的那应该是运动会中途吧,群青难得能从心底愉悦的那么一天。他不仅参加了很多拿手的项目,还带领自己班的足球队打赢了比赛。几粒绝妙的射球,让孩子与孩子之前那种莫名的隔阂变得模糊。难得少了那份排斥,多了些干净纯透的少年情怀。和队友们最后嘻嘻哈哈搂在一起集体合影留念的时候,群青几乎要被这种团队感感动的要哭了。

午饭时间,群青也没有着急换下那身运动服。看了眼表,离家里人送午餐还有一段时间,可是肚子呢早就因为大运动量而咕咕叫唤了。摸了把口袋才想起来钱包是和制服放在一起的,懒得多想就要回储物柜那里去。

不想从人多的地方挤过去,所以选择了近道。

没想到就遇到了传说中的欺负事件。

对象,就是梅田涉。

几个男孩子围着娇小的他,说着不中听的坏话。而小涉没有还嘴只能小声呜咽而已。

“娘娘腔”、“爱哭鬼”、“小矮个”都是些不上档次的幼稚称呼,那几个孩子却纠缠的很开心。很快地,他们发现这种语言上的攻击不够力度。也不知是谁开始,推了小涉第一把。自然就会有第二把,第三把,最后把他推到地上还不满意。最后演变成一个人提一句“根本就是个女孩子吧,不知羞”,然后竟然去扯小涉的裤脚。

都是笑嘻嘻的,看着哭成花猫的小涉。

正在群青算计怎么才能以最轻代价赶走这些小坏蛋的时候,一个人影冲进了人堆里。

“你们干什么,走开!都走开!!!”单薄的少年,站在那里却能熠熠生辉。群青觉得眼睛又被晃到了。

“喂该走开的是你,不要多管闲事。”慵懒的坏蛋甲。

“对对,小心我们揍你!”挥起拳头的坏蛋乙。

“又是松木你个笨蛋啊,快点滚开啦!”同样有点儿个子的坏人丙。

面对三个人,不好办呐。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我去告诉老师!”

“松木聪太,你也只会告诉老师这一招吧。啊啊,说不定他也是女孩子,用的都是女孩子的伎俩。”

又,这种事情原来不是第一次了啊。如果说上一次是因为告诉了老师才化解的,那么难怪梅田会被找上第二次。

“不如你也跟他一起跪着哭,我们就放了他哟~”坏蛋丙果然是几个人里的老大,坏主意应该都是他想的。

“你们!”松木着急地看着哭个不停的小涉,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在群青眼里好好笑。

保护别人不是用自己的懦弱而是强势啊,这次这么做了,下一次的欺负也不会太远了。

“你继续犹豫吧,我们要把他的裤子拉下来。羞羞,说不定真的是女孩子假装男生呢。”几个孩子把松木凉在一边,继续扯着小涉的裤脚。

“呜呜呜不要啊,我是男生我真的是男生!”小涉捂着自己的裤子,终于憋不住大哭起来。松木要去帮他,结果另外两个人硬是把他驾到一边看着小涉哭。

真的乱到一团糟啊。

“要不要下跪啊?跪下去给我们磕个头,我们就放了他。”坏蛋丙笑眯眯的样子真是找抽,松木捏起拳头也打不过去。

“还犹豫啊,我想想啊,再这么下去可不止下跪磕头这么简单喽~”

“知道了,我做就行了。你们,先停手行不行。”两边人松开了松木,也都跨步站到他面前。看来,是全体都想享受一下这个下跪了。

“不许告诉老师!”聪明的小鬼念念不忘。

“我……”

等群青拎着一口袋零食回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松木那个濒临哭泣的表情。

很委屈地撇着嘴,眉头也紧蹙,因为含着泪水而隐忍,所以眼眶睁得特别大。

真是拿你没办法,好歹自个白长这么高了吧!

“哗啦~”一袋子零食完美撒到那群人头上。虽然挨了砸,不过因为都是吃的所以个个瞬间眉开眼笑起来。

“这些都是你们的,拿了就消失!”其实群青对这种做法也没什么底气的,毕竟利诱比不过威逼。他很实际地反省了自身条件,没有能力做出威逼的事情。

没有就,编一个好了。没完没了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顺便说,你们刚才的行为可都录在那个摄像头里了。我可以告诉奶奶你们用暴力威胁我买的零食。下个礼拜,可就是家委会开会的日子了。我想你们的家长也不想听到关于你们是怎么欺负我…和我的朋友这种事吧。”群青女士是家委会的会长,这个倒是人尽皆知。虽然是挂名,真正开会的交给手下人而已。

用虚无的身份去压制,应该不会被拆穿吧。

混蛋团扔下了狠话后还是乖乖地走了,剩下松木和梅田目瞪口呆。

“喂你们,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变得强硬一点的话,也就不会麻烦到别人身上了。”



摸着空落落的肚子,群青怀疑滥好人角色到底适不适合。在校门口等了一阵子,然后被告知今天没有办法派人过来送午餐。虽然叮嘱了用零用钱稍微解决掉,可问题是这零用钱早就在先前解决别的情况时用光了。

笨蛋啊,就算留下几个硬币也不至于饿肚子。

喝了水饱以后,群青就躺在了天台上那张旧的办公桌上了。

水蓝色的天空上浮动着很大朵很大朵的棉花云,如果不是热了一点,这还是很好的景致的。气息间陈酿着淡淡的属于孩子的汗水的味道,还有,那喷香的便当的香气?

第一反应,群青纯当自己因为饥饿而产生幻觉了。

直到感觉阳光被什么遮挡住,抬起眼皮去确定,才发现站到自己身边的笑得一脸真诚的松木和梅田。

“快拿出来吧,小聪~”梅田摇晃着松木的胳膊催促着,一看就是关系很近。

“哦、哦。”递过来的,是一个炒面面包还有草莓奶。

“和群青,成为朋友了好高兴!”梅田激动地,连音调都颤抖地上扬。

“诶?”

“诶?”

出声反驳的,可不止一个人。

“是群青刚才说的,我和小聪是你的朋友呢,对吧?”不要,随随便便就记住别人的话,然后再进行臆断啊。

“还有小聪也是的,看到群青出现明明摆出了很高兴的脸。小聪以前也会主动找群青玩儿的呀,长大了些就害羞起来么?”
“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夕阳,把松木的脸映衬得像枚熟透的番茄。

“啊不得不提前回家了,那么小聪就拜托群青你了。请一起好好吃饭吧,再见!”

听完整句话,群青明显摆出一副消化不良的脸孔。来不及调整到正常时刻,被松木揪个正着。

“我又不是什么恶魔,快点吃东西不然时间不够啦!还是说,你很讨厌和我一起?”

如此在意碍眼的人,那就是讨厌吧。讨厌到只想欺负。

这么想的群青,自然没有做出摇头否认的动作,问了个别的问题。

“你,不是讨厌和我一起,所以才一直躲着我的么?”

松木也没有立即做出摇头否认的动作,很幽怨地表情看过来,仿佛是群青根本心知肚明他躲他的原因还成心这么问的。

“我就是不想被你讨厌,才干脆躲远一点。”不乐意继续做笨蛋的松木,开始胡乱扒拉便当里的食物。

咬上一口卖相不算好的面包,味道意外地精致。群青偷偷掩藏住那副庆幸的表情,故意转到另一边往远处清晰可见的山峦眺望。

心里面的一扇门,悄然地被谁拧开了。

“我说…躲得远的话,只会更讨厌。”


那一次算是和小涉关系好转的开始,也是和松木关系微妙的开始了吧~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226-10278c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