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3 song No.12
是我无形中地诱惑了他•••而已吧•••
可悲还是可泣,如果不是两颗心彼此相遇,又怎会达到身体的巧妙交融。还是说,或许在成人的世界里,性比爱才更实际些?不想去想,更不想去琢磨,理性的线已然拉到了最紧。在绷断的那个空格,我去成长。

松木整个人半覆在群青的身上,情动的一刹那自己是有些吃惊的。不过没有犹豫的上前,凑到群青嘴边,伸出舌尖舔去嘴巴和四周的零星血迹。被润试过的唇,潋滟缤纷,相邀般地浅浅开阖。干净、透亮、美好,所以想要占取,想要一个拥有这极致的景色。半含上唇,柔软温湿;再移动到下唇,细细地吮吸起来,用一种品尝着人间美味的态度,虔诚地对待着…

接吻这个动作不是没有做过,毕竟自己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不过与此不同的是,小岛在这方面是很主动的一方。第一次被忽然地邀吻还是很不适应。推却了几次,眼看着惹怒了积极地女孩,也暗自反省了自己那些无谓的坚持。难得放得开的在公园的长椅上,搂住小岛的肩膀,亲了过去。

初吻的经历很粗糙,贴合上去覆盖着淡粉色唇彩的看似晶莹的唇,没有想象中的好味道。反倒是刺鼻的甜腻味。浅碰了几秒钟无奈地放弃,随手去抹自己的唇发现果然沾染了小部分唇彩。心情就开始烦闷,急躁地翻找着纸巾想要擦掉。可惜翻了几个口袋都没有,求助小岛的时候还被嘲笑了好一阵子。人就更加的烦躁。

把自己这种经历简述给交往的很顺利的竹仓,相反地没有得到什么惊异或者嘲讽。那个家伙意外正经思考了半天,一脸同情地拍着松木的后背说:“少年啊少年,你的初吻就被一个老手给夺走了啊。”

不用竹仓说,松木也能推断的出来小岛不是第一次接吻。不过那时候被烦躁感忘掉了计较,而之后又因为自己是个男人好歹也不用这么婆婆妈妈在意这些事情。以后的交往,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都没有进行“吻”这项义务了。

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用心疼爱的吻了。

回忆到此,自然而然滑向了和群青一起去摩天轮的那次。一天两次的碰触,感觉一下子就记住了。同样的干净、清透、美好,是可以多次回味不嫌上瘾的吻。



稍稍离开,给身下的群青一个喘息的机会。也用力这一秒钟,端详了因为自己温柔对待而放松下的那张脸。

群青白得像个女孩子一样。这么想着心下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小学的时候的群青也并不像现在的面容那么细腻的,大致看过去也是个有气势的家伙。尤其是用毒舌欺负起自己来,可以用魔王来形容个头比自己低了足足一头的孩子。群青是国王,而松木顶多算是国王眼下的一个贫民。每次遇到国王的时候都尽可能顺他的意,不让他抓到自己的小辫子惹他生气。以上情节可谓是根深蒂固在心里了。气场方面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啊。

现实中安静窝在自己怀里的群青,很是诱人。

皮肤是象牙白那样纯洁富有色泽,俊俏的脸大概是因为某药物关系,蒸腾出一片绯红。并不明亮的灯光,映射出他黑发的幽明。几缕发丝因为湿汗粘结在一起,有的安顺帖服着前额,有的垂落或是摇摆。

眼睛应该是因为羞涩而始终紧闭,睫毛颤颤巍巍小声表达它主人不安的心灵。鼻尖也随着逐渐炽热的气氛,沁出了一滴露珠。

扫过眼睑,鼻梁,摘取了那滴露珠,发现群青还是没有睁眼。带着些许恶劣的心情,寻住他小小的鼻尖,加了些力气咬了一下。

“呀!”终于有了别的反应。

刚想笑笑来摆脱稍微尴尬的场面,就被黑曜石般摄人的眼眸看到心软。到底在传达什么样的感情啊,是惶恐,不安,害怕或者是更多的疏离。

“不要这样,”声音带着请求的情绪,“不要这样…我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别说话,别动,好么?”忽然有些心虚,自己没有到可以让他安心依附的境地么?

不过没有关系,慢慢感受,然后全都交给我吧。松木换上一抹淡笑,把群青翻转正面朝向自己。抓过来一个枕头轻柔地垫在群青脑袋下面。死死盯住那总在刻意叫嚷着“吻我吧吻我吧”的艳唇,深深覆上自己的。

吻,根本就是人类的本能。不用学习,就能深的体会,运用自如。只在于想与不想,或者喜与不喜之间徘徊选择。

现在的松木就是想,更是喜欢,捉弄那张魅惑了自己的小嘴。

探入、寻找,纠缠,拉出…一次次重复这个过程。发现偶尔改变线路,却得到了美妙的嘤咛。

脑子一热,也加快了手里抚慰那个小可爱的速度。经过了包在掌心缓慢揉捏的步骤,细长的手指已经把欲望挑逗到尽头。

感受到群青的一阵痉挛,松木的手心自然多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冷静起身,摸索着纸巾清理了手掌和群青的身体。

释放后的群青只是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只有细微的呼吸。不仔细的话,他有如木偶一样停止在时间的夹缝。
眼泪流的,迫使松木措手不及。他赶忙伸手上前胡乱地抹掉群青的泪水。口中念着“抱歉、抱歉”,心里笃定地认为并没有后悔刚才的事情。

去帮群青整理凌乱的浴衣,得到了一个“躲”的闪身。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了。对你做的那些,我觉得你会舒服一些。”揉上他的发,“对不起,你是不是感觉好一点了?”

大概是认定了群青不会再和他讲任何话了,还担心着,又不敢继续什么动作。怕自己是利用“担心”的心理,又做出一些难以控制的事。

“那,我先到那边去了……去给你找些药来。”逃跑似的,不自然搓着手要起身。

“哇…痛…”会痛,是因为后脑和地面撞击了。

等意识过来,松木发现群青竟然把自己扯过来又坐到了自己的身上。动作好快,根本就没让人来得及发现。

可是……

“聪太你觉得我很脏么?”轻巧地拨开,浴衣滑落至腰间。竖起食指,戳弄胸前每一处被原田肆虐过的红痕,还有脖颈,甚至手臂。

“是因为这些,聪太才会嫌弃我吧。被弄得这么难看,脏死了,真是脏死了。”指尖逐渐用力,有些曾经有些结痂的伤口又再次裂开。

“没有,我没有嫌弃过群青。真的从来没有。”

“可是我自己嫌弃我自己。好脏好脏,我真的好脏不是么。这里也是,哪里都是,为什么如此不堪的我却偏偏让你看到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该怎么办!怎么办!!”

紧抓住松木的肩,群青无力地嘶吼着。顾不得难看的眼泪怎么流,埋在那里尽情宣泄他的无助。

松木手抚上群青的侧脸,表情煞是认真:“所以说,全都交给我吧。这些痕迹我来帮群青你清理,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心里面!”

吻上脖子,光滑细致触感确实容易激起人的施虐因子。富有弹性的皮肤甜美可口,光是吻真的不够。吸吮和啃咬,轮替进行。不一会儿,群青脖子和胸前散落出一片片痕迹。不但覆盖了原先那些,更是范围更广地扩散着。

光是被舌尖轻点到红艳的果实,群青就倒抽了口气。手臂一软没有支撑住,摔在松木身上,滚了半圈,被压住。

这里,竟然会有感觉?刚这么思索,那阵感觉又来了,咬住嘴唇才勉强不泄露那羞耻的声音。

松木用温热的口腔包裹住缓缓绽放的红花,不想冷落任何一朵。

快感迅速传递信号给大脑,支配着群青下身做出的动作就是抬起腰开始磨蹭松木。

其实,药效根本没有下去吧。松木示意群青趴过身去,好更好地“清理”背部的那些痕迹。当然清理的同时,也要开拓直属于松木的印记。

背部竟然比前面更敏感,一点点咬过脊骨群青已经忍不住溢出蜜色的呻吟。越到下面,叫声越大。最后吻上尾骨的时候,那孩子已经是摇晃着脑袋啜泣起来。

“聪太聪太……不要!”后庭猛地刺入了什么,搅动了几下又退出去了。

不要到底代表不要什么,群青自己已经不清楚了。或许?可能?是想要?

一个烫到不行的东西贴上来,群青的心脏差点儿跳到停止。

是?聪太的?

好像很…壮观?

好讨厌现在的动作,野兽,也不过如此吧。害怕害怕还是害怕。

“呜……”扭动着挣扎着翻过来,“那个样子,好可怕。”

“那么看着我,我也在看着你。我在这里,就不用怕了。”舔过群青的唇,捞起他的双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媚红的入口就在眼前了,没有再次犹豫,把自己早就滚烫的根源没入。

“嗯哼……”听到群青闷哼了一声,松木忍着欲望停下动作。关心地去看他的脸,不是太多痛苦的表情,倒是松了口气。

因为事前释放过一次,加上药效的余韵,使得群青接纳松木并没有多么的费力。开始进入有点点干涩,埋没的越深越是通畅。全部被包裹起来,那感觉实在是无法用什么语言表达了。想要更深入,更迅速,才可以得到更多。

边用亲吻来分散群青的注意力,边缓慢抽动起自己的欲望。第一次没什么经验可谈,更别说技巧,但凭借着那股子冲动,进出出尽,重复着。

很快地,不管是松木还是群青都沉浸在陌生的愉悦之中。忘却了周身的一切……

“啊!不行了……”散乱地摇晃着,像是濒临死亡边缘,体会到很多从未尝享的东西。被撞倒了体内的一点,禁不住叫喊出些带着色情声调的句子。意识到了,就又努力地压抑住可怕的情欲。

最初的不适早就被电流般的刺激取代了,兴奋因子传遍全身,直至指尖。每一寸的细胞都开心地吼叫着,喧嚣着,理智什么的消逝殆尽了。

“乖~”又流泪了,这一晚到现在已经弄哭他几次了?抓紧最后几次冲刺,然后一起达到了快乐的最高点。

趴在群青身上传着粗气,零星吻着他的脸。泪水却是怎么也吻不干的样子,抱着松木的双臂收紧收紧再收紧。好像一旦放开,他就不再回来了。

“去清洗吧,这样子群青很不舒服吧。”就这么拥着躺了一会儿,松木提议。

可是•••粘腻的身体是很不舒服,疲惫让他根本不想动。更何况那里,其实还是挺痛的。腰也是,根本直不起来。

看出了群青的心思,松木先起了身:“放心,我抱着你去。不洗好的话,是没办法睡个踏实的觉的。”

“嗯~”说的也是。

猫一样窝在松木怀里,从卧室一直到温泉那里,都保持着一个姿势。身上的细胞都要休息了,群青闭着眼睛任由松木清洗着自己。连不好意思的力气都没有。

泡温泉,不小心沉落两次,干脆也是被松木抓过去放在腿上。头枕着他的肩头一刻也不放过地休息着。混沌中,有些事情不是没去纠结的。比如为什么松木一直在叫自己“群青”,再比如其实松木释放前一刻抽离自己的身体。到底都是为什么?可是好累想也想不清楚。

“啊?!这是?”过了很久小猫咪终于有些转醒了呢,睁开眼发现松木正仰着头。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等下我还是抱着你回去。”

泡了温泉,群青的小脸一直保持着情欲中的红晕,很是可爱。忍不住上前去香了一个,得到了很好的反应。防止他继续沉落,收紧了放在他腰间的手。

“你在看什么么?”群青想果然还是转换个话题比较好。

“这里的夜空,很干净很美。”听到这么说,群青也抬起头望向广袤的天空。果然,在这里天更高些,星星也比家里那边更多更亮。

“好漂亮~”

“你喜欢?”

“嗯,非常喜欢。”就跟我喜欢你一样,群青不忘在心里又加上一句。好幼稚的行为啊。

于是嘴角不自觉裂开了。

“笑什么?”

“我觉得自己好像女孩子一样。”开始纠结一些奇怪的事情了。

“不会,你就是你。”再次舔上群青的肩头,“好香~”

吓了一跳于是扭动地想要离开,又被下面那里传来的变化再次吓了一跳。

“你?”

“再做一次吧。”

“不可以弄脏人家的温泉啊!”

“去岸上,来起来吧,我扶着你。”

“会被别人看到的。”

“这么晚了不会有人了,来吧来吧。”

“绝对不行!”都已经哭了,“不行不行!这是在外面啊,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外面做啊!”

听出了些苗头,松木坏笑着问:“那么,回到房间就可以了吧。”

“诶?”就这么被糊里糊涂抱回了卧室,然后,才初次品尝到的那种体会,再次降临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boonocho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117-36966dd0